多圖/大神尪仔也要開光點眼?少一步驟無法引入神靈

「高雄靈安社」乃是「高雄鹽埕霞海城隍廟」之駕前軒社,高雄霞海城隍爺即是由當年旅高之台北子民分靈而至。 當年也有 […]

「高雄靈安社」乃是「高雄鹽埕霞海城隍廟」之駕前軒社,高雄霞海城隍爺即是由當年旅高之台北子民分靈而至。 當年也有聘請了台北之北管先生至高雄教館,因與「台北稻江靈安社」同為服務霞海城隍爺之輿前子弟,等於是高雄版的靈安社,故便正名為「高雄靈安社」。

「高雄靈安社」乃是「高雄鹽埕霞海城隍廟」之駕前軒社,高雄霞海城隍爺即是由當年旅高之台北子民分靈而至。 (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乃是「高雄鹽埕霞海城隍廟」之駕前軒社,高雄霞海城隍爺即是由當年旅高之台北子民分靈而至。 (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兩社原已無互動多年,但因幾年前兩社不約而同找了同師傅製作紗燈,因緣際會之下才又展開了新的連結與互動,重拾雙方的回憶錄。 高雄靈安社這回選在端午連假四天前的平日,替新組謝范將軍及中壇元帥舉行開光大典,延請林金鍊老師主持開光科儀,結束儀式稍作休息後,於下午一點半起馬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並請回該社在城隍廟內的城隍老爺、謝范將軍及文武判神尊回到台北靈安社社館。(摘自【陣頭熱血之旅】粉專)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高雄靈安社出發至「台北霞海城隍廟」參禮、北管排場。(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透過【陣頭熱血之旅】粉專的攝影作品,我們還看到為「大神尪仔」七爺、八爺開光點眼的過程紀錄,雖然平常比較少見,但只要是新雕的神像、佛像,或是平面的彩繪聖像、紙紮品、大神尪仔等神物,在正式安座祭祀前,都需要有「開光點眼」的儀式。

法師為七爺、八爺開光點眼,大神尪仔的眼睛、嘴唇上都被點上了紅色印記。(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法師為七爺、八爺開光點眼,大神尪仔的眼睛、嘴唇上都被點上了紅色印記。(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可以看到照片中,大神尪仔的眼睛、嘴唇上都被點上了紅色印記,其實就是法師用成分為硃砂的「開光筆」點上的,象徵將神靈引進大神尪仔內。依照古代慣例,開光用的硃筆還會加入雞血、鴨血,雞在東方通常象徵吉祥、起頭的祥兆,例如俗諺「雞鳴一聲天下曉」,藉此希望從此可以神光普照、佛光普照;鴨則是取同音「壓」、「押」,代表此聖像可以鎮壓惡煞。(編輯:連宜方)

*本文內容由Facebook粉專【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不得隨意改寫、轉載*

法師為七爺、八爺開光點眼,大神尪仔的眼睛、嘴唇上都被點上了紅色印記。(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法師為七爺、八爺開光點眼,大神尪仔的眼睛、嘴唇上都被點上了紅色印記。(圖/【陣頭熱血之旅】授權提供)
NOW民調調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