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習俗看《返校》 這些背後意義你懂嗎?

由本土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的作品《返校Detention》翻拍而成的電影即將上映,由於該遊戲團隊接連兩部作品皆 […]
 

由本土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的作品《返校Detention》翻拍而成的電影即將上映,由於該遊戲團隊接連兩部作品皆引起廣泛迴響,這次的電影翻拍也受到眾多矚目,《返校Detention》的時代背景是台灣1960年代的戒嚴時期,藉由主角方芮欣與魏仲廷述說一段因誤會而引發的白色恐怖悲劇。遊戲中放入大量台灣民間信仰的元素,保庇NOW在此稍做介紹,讓大家能夠更加了解其意義。
(以下內容涉及嚴重劇透,請斟酌觀看)

本土電影《返校》即將上映。(圖/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臉書專頁)
本土電影《返校》即將上映。(圖/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臉書專頁)

 

●籤詩
籤詩是台灣常見的宗教物品,是信眾與神明之間的溝通方式。在遊戲的一開始方芮欣取得魏仲廷的生活週記,裡面夾有一張四言籤詩,紙上標示的「第四十四首」與「下籤」都預告這是一場悲劇。

●操場上的小廟
方芮欣在深夜無人的操場上看到了幾座沒看過的墳墓,在操場的盡頭有著一間小廟,除了土地公外還有幾尊沒見過的神明,同時玩家也能發現這座小廟的後方有類似墳墓的形狀。這種祭祀形式有兩種可能,第一是墓園常見的「后土」,也可稱為「墓地土地公」,負責管理這塊墳地的安全避免被外靈入侵,同時也管理這座墳地中安息的靈魂。第二種可能是「有應公」,也就是台灣常有的「孤魂祭祀」,有些有應公廟會請一尊土地公坐鎮,類似輔導長的角色。無論遊戲中這間小廟是哪一種,都暗喻了曾有一場禍及眾多無辜的災難。

●忌中
某間教室的門外貼著一張「忌中」的紙條,保庇NOW在〈習俗百科/嚴制、慈制、喪中 原來示喪紙藏了很多秘密〉一文中提過,「忌中」與「喪中」通用,用於往生者的直系長輩(父母、祖父母)仍健在,晚輩早長輩先走一步的狀況。這裡暗示著有許多年輕人在這場白色恐怖中受難。

●布袋戲
布袋戲的意象不斷在遊戲中出現,包括布袋戲社、布袋戲車、布袋戲偶、布袋戲台,可能是遊戲團隊想藉布袋戲演出白色恐怖下受難者的情況。同時,布袋戲亦是民間信仰常見的謝神形式,但用以謝神的布袋戲台卻成為殺戮戰場,用以諷刺戒嚴時期的人民只能像戲偶一樣被操縱。

●鬼差
遊戲中鬼差會提著燈籠出現,避免被鬼差抓走的方法是不要與祂對到眼神,同時閉氣靜待祂通過。這裡很明顯的用鬼差來代表戒嚴時期的情治單位,在白色恐怖時期想平安無事,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都不要講,不要讓情治人員注意到你。

●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是民間信仰中常見的神明,亦有看法認為就是范謝將軍,而遊戲中的黑白無常是大門的門神,要先找到羽扇與令牌才能開啟那道門。范謝將軍在台灣民間信仰中大多是司法體系神明(例如城隍爺)的部將,且較常以「憤怒尊」的外型出現,但遊戲中的黑白無常卻是滿臉笑意,或許有其他隱藏意涵。

●城隍爺與擲筊
遊戲中方芮欣會來到城隍廟,城隍爺金身高高在上,廟中懸有「威靈海內」匾額。城隍爺依據所轄範圍不同封號也不同,府城隍的封號就是「威靈公」。方芮欣向城隍爺問了家庭、前途、感情三個問題,但沒有一個允筊。直到最後方芮欣向城隍爺詢問「是否一切都是因為我?」才得到允筊。

《返校Detention》是赤燭遊戲團隊崛起的代表作,與較晚的作品《還願》相比有著更多歷史背景,強調大時代氛圍下的悲劇。遊戲中有許多地方都以暗喻的方式表現,需要更用力的解讀。至於電影會用什麼形式表現,還是請大家進電影院觀賞,除了支持國片與本土遊戲,也嘗試著描繪出屬於自己的「返校劇本」。(編輯:黃彥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