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開發社子島將神明集中管理 妥當嗎?

社子島是台北市內少數的純樸地區,自民國81年「士林、北投主要計畫案」公布實施後,社子地區的限禁、建禁,停止了社 […]
 

社子島是台北市內少數的純樸地區,自民國81年「士林、北投主要計畫案」公布實施後,社子地區的限禁、建禁,停止了社子地區的發展。現在台北市政府為了開發社子島,竟提出將十一間廟併成一間的想法,而這樣做是否合理?

社子島威靈廟。(圖/記者黃彥昇攝)
社子島威靈廟。(圖/記者黃彥昇攝)

社子島開發的歷史與法規等問題,保庇NOW在此先不做討論,而是以民間信仰的角度出發做分析,與大家一起討論北市府提出的方案會面臨到民間信仰的那些衝擊。據了解,北市府有意將名單上的廟宇都併入主祀中壇元帥的坤天亭。在此先來看看廟宇合併可能會出現的問題:

一、 陽廟與陰廟放一起適合嗎?
保庇NOW在以往〈習俗百科/陽廟與陰廟 該怎麼區分?〉等文章內提過什麼是陰廟,簡單來說,祭祀無主孤魂的「孤魂信仰」才算是陰廟,祭祀的原因讓這些孤魂能有一絲香火,因而安分守己不要危害地方。
這次在合併名單的廟宇中,有不少是社子島當地的有應公、有應媽、萬善堂等「陰廟」,但這些廟宇能在社子島當地受到祭祀,想必沒有危害地方的疑慮。而這次北市府打算將這些廟都移入坤天亭,將這些「陰神」全歸於坤天亭主神中壇元帥的管理,想必會引起爭端,雖然我們有聽過南鯤鯓吳三王到台南佳里,將全部的有應公廟統合後交給孔德尊王管理的例子,但這是佳里的有應公先危害百姓,吳三王才會出手。而社子島的孤魂祭祀並沒有危害當地居民,其實沒有理由硬逼祂們住在一起,就好比你自己家住的好好的,政府來了一紙公文就要你住到別人家,就算你是守法好公民,肯定也會不適應。

社子島坤天亭。(圖/WIKI圖庫,Outlookxp攝)
社子島坤天亭。(圖/WIKI圖庫,Outlookxp攝)

二、 名單中還有其他陽廟
如果說名單中的廟都屬於孤魂祭祀的「陰廟」,全都歸於坤天亭管理,可能事情會比較簡單,但今天名單上的廟宇尚有其他「正神」,例如保庇NOW曾採訪過的威靈廟,詳文請見〈社子島威靈廟 大小將軍聖誕遶境〉、〈社子島威靈廟 威靈媽與囝仔公的故事〉兩文。
如果其他有受封的「正神」要併入另一間廟宇,那就會產生誰才是領導的問題,簡單來說,這間擠了這麼多神明的廟宇由誰話事?如果每位正神都一樣大,那正殿主位由誰來坐?以哪一位神明的聖誕為熱鬧重點?這些都是必須深思熟慮的。

社子島「夜弄土地公」是傳承超過百年的傳統文化。(圖/黃彥昇攝)
社子島「夜弄土地公」是傳承超過百年的傳統文化。(圖/黃彥昇攝)

三、原有的祭祀圈將被破壞
台灣的民間信仰向來都有區域性,一個大區域下的小區域有不同的「角頭廟」,這些「角頭廟」的信眾平常拜自己的主公,但其他廟宇平時也會互相交陪,形成一種既獨立又團結的祭祀模式。在這個模式下,地方的活動要舉辦都很迅速,但祭祀圈被破壞就很難恢復,社子島無形文化資產「夜弄土地公」的百年路線也會因此更改,最終會發展成怎麼樣我們不得而知。關於「夜弄土地公」請見〈社子島夜弄土地公 斗笠赤腳見證百年農業史〉一文。

四、 日本時代「市區改正」有前例
日本殖民台灣時期,從1896年開始的一連串「市區改正」,將台灣建設成現代化的島嶼,但因此而消失的廟宇數量非常多。當時廟地被劃作「市區改正」的範圍,若該廟的信眾經濟允許,通常會擇地重建,若經濟不允許,通常會選擇與其他被拆毀的廟宇一起「合祀」,或是找其他廟宇「寄祀」。
選擇「寄祀」的神明常常會因為信徒逐漸凋零而被淡忘,最後漸漸地成為廟宇的配祀神。但能保留下來都還算好運,因為有更多的神明與廟宇就因為「市區改正」而消失。

總結、文化與民間信仰不可輕忽
在台灣時常聽到因都更案而出現的抗爭,而這些停留在「人」的層面所產生的問題與負面觀感已經十分可怕。今天社子島開發案的層次已經提升到「信仰」,市府不能單純以對「人」的法律來處理。宗教與信仰的問題無論在哪個國家都對執政者十分棘手,日本政府的「市區改正」雖然成功,卻也讓許多固有信仰與廟宇消失。今天北市府提出的「廟宇合併」已經有反彈聲,市府該做的是相關局處首長親自到社子島當地了解「祭祀圈」的問題,以及後續的信仰保留工作。

目前得知社子島併廟名單如下:

一、靈威廟

二、舍人公

三、百福宮

四、萬善堂

五、穎川堂

六、許英媽廟

七、陰公白媽

八、陳靈公

九、福安宮靈安祠

十、東山宮

十一、威靈公

十二、聖靈公

正確名單仍以北市府提出為主,以上名單資料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