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庇神臉譜/傳奇官將首徐君恆 傳承宗教文化

官將首可以說是台灣最常見的陣頭,其發源地是新莊地藏庵,編制從三人到九人不等,是地藏王菩薩與文武大眾老爺的座前護法。〈怪談追追追/官將首牽線 大眾爺伸張正義〉介紹了官將首接狀紙的故事,今天保庇NOW有幸訪問到當年接狀紙的官將首徐君恆先生。
 

官將首可以說是台灣最常見的陣頭,其發源地是新莊地藏庵,編制從三人到九人不等,是地藏王菩薩與文武大眾老爺的座前護法。〈怪談追追追/官將首牽線 大眾爺伸張正義〉介紹了官將首接狀紙的故事,今天保庇NOW有幸訪問到當年接狀紙的官將首徐君恆先生。

「董爺廳刑部堂」徐君恆。(圖/葉政勳攝)
「董爺廳刑部堂」徐君恆。(圖/葉政勳攝)

一起接受採訪的還有知名面師林自賢先生,廟會界的兩位偶像同時接受訪問是極為難得的事。徐君恆先生被不少人視為官將首的傳奇人物,台灣官將首的藝術發展與他息息相關,雖然他自謙的說道傳奇兩個字不敢當,但他的確是不少人的偶像。由於徐君恆先生白天有工作,只能在工作結束後受訪,但他仍熱心的為我們介紹地藏庵內董大爺廳的刑具與官將首的天下第一叉。

徐君恆年輕時扮將英姿。(圖/徐君恆提供)
徐君恆年輕時扮將英姿。(圖/徐君恆提供)

徐君恆直言不諱早年會加入廟會是因為年輕氣盛,等到退伍後才因地緣關係正式加入新莊官將首的團體,在學習的時候是辛苦的,但要怎麼克服要自己去面對,但是越過這道障礙後,得到的東西就是自己的。

徐君恆與知名面師林自賢。(圖/葉政勳攝)
徐君恆與知名面師林自賢。(圖/葉政勳攝)

談到三十多年前的那一次「接狀紙」故事,徐君恆娓娓道來仍然生動,他表示那是他扮將頭幾年的事,以前的暗訪比較簡單,就是大家坐在發財車上繞境,當時車子走到中港路與中原路交接時,看到一群人跪在那邊。由於新莊有信眾請官將首「祭改」的習俗,所以徐君恆當時認為這群人是要「祭改」,卻看到帶頭跪著的信眾口中念念有詞,手中又拿著狀紙,才知道是「告陰狀」。因為以前沒有人碰過這種事,沒有案例可循,徐君恆靈機一動,大聲的說出「跪者何人?何事攔轎」,接著將三叉戟交給身旁的增將軍,然後接過信眾的狀紙。這是徐君恆扮將生涯第一次正式開口。

「董爺廳刑部堂」為即將到來的新莊大拜拜練習。(圖/黃彥昇攝)
「董爺廳刑部堂」為即將到來的新莊大拜拜練習。(圖/黃彥昇攝)

接過狀紙後,徐君恆就向後方的主神稟報,信徒有冤情請求神明幫忙,因為自己在這時候是一個「傳遞者」,他不能代替神明處理這件事,他能做的是完整的將狀紙上寫的冤情傳達給神明。當天暗訪結束,徐君恆在「收兵」時再度向地藏王菩薩以及文武大眾老爺稟報這件事,之後的故事就如同〈怪談追追追/官將首牽線 大眾爺伸張正義〉一文中所述順利解決。談到接狀紙這件事,徐君恆表示當下的心情其實很感動,卻也很複雜,因為社會上有很多不公平以及苦悶之事,所以人們需要信仰寄託,才會有攔轎申冤的情況出現。

現在徐君恆已經從第一線退了下來,將自己的經驗傳承給年輕人,他自己也創立了「董爺廳刑部堂八將」,團內的角色都是從新莊地藏庵董爺廳內的刑具演變而來,將軍們拿的都是董爺廳刑具的復刻版。這種創新的過程,無疑是為台灣的傳統文化注入新血。

面對現在社會大眾對廟會、陣頭比較多的負評,徐君恆指出,其實在早期會參加廟會的都是地方仕紳會農家子弟,在有空閒時才會參加。現在則因為許多年輕人血氣方剛,再加上廟會的規模比較大,難免都會出現肢體衝突,他也不諱言自己年輕時也會如此,所以希望參加廟會的人都要能自我克制,不要在情緒、態度、言語上互相攻擊,身為一個團體的負責人也要懂得約束自己的團員,大家在廟會出門除了代表自己的團體,也肩負著神明與廟宇的聲譽。廟會文化的傳承其實很辛苦,要同時將敬神的態度與扮將的技術傳承下去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多用比較善待的眼光看待。

「董爺廳刑部堂」合影。(圖/葉政勳攝)
「董爺廳刑部堂」合影。(圖/葉政勳攝)

徐君恆帶著我們來到「董爺廳刑部堂八將」平常練習的地方,除了能近距離看到將團的認真練習,也為我們一一講解將軍們手中拿的刑具由來,看著自己的經驗傳承給現在的年輕人,徐君恆的眼中充滿光彩。林自賢直言不諱的說,自己從徐君恆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扮將者要如何將自己神格化,就是從徐君恆身上學來的。

徐君恆拿起刑具演練,仍不減當年風采。(圖/黃彥昇攝)
徐君恆拿起刑具演練,仍不減當年風采。(圖/黃彥昇攝)

採訪的最後,詢問到徐君恆還有沒有可能再度扮演官將首,徐君恆笑著說「以後是年輕人的時代了。」所以這位偶像級人物的身段風采以後只能從影片中尋找,但是在記者的請求下,徐君恆仍拿起刑具,演練了一個套路,其威儀之穩重,氣勢仍然驚人,不難想像為何有許多廟會領域的年輕人將他視為偶像,甚至是傳奇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