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助我脫單/廣澤尊王、妙應仙妃羅曼史 甜到長螞蟻!

《月老助我脫單》系列文章介紹了月老、求紅線的方法等,今天來點不一樣的,跟大家分享「神仙眷侶」廣澤尊王和妙應仙妃 […]
 

《月老助我脫單》系列文章介紹了月老、求紅線的方法等,今天來點不一樣的,跟大家分享「神仙眷侶」廣澤尊王和妙應仙妃的愛情羅曼史!也許大家都知道聽過這兩位的名號,但對發生在祂們身上的愛情故事卻不熟悉,浪漫得簡直就像偶像劇,大家快戴上墨鏡來看看!

大鎮懿德妙應仙妃。(圖/大溪鳳山寺廣澤宮.桃聯廣澤會舘(桃園市廣澤文化藝陣促進交流協會.聖行民俗技藝團))
大鎮懿德妙應仙妃。(圖/大溪鳳山寺廣澤宮.桃聯廣澤會舘(桃園市廣澤文化藝陣促進交流協會.聖行民俗技藝團))

妙應仙妃生前名叫陳依娘,是一名陳法師的女兒。因為陳依娘的美貌出眾,所以常招來一些奇怪又財大氣粗的富二代蒼蠅,讓陳家人都非常困擾。有一天依娘陪著母親到南安鳳山寺進香,母親看著廣澤尊王的神像脫口而出:「聖王呀,可惜你是神不是人。若是人,願將女兒依娘許配給你。」這樣的話。

之後幾天,依娘獨自到溪邊洗衣服的時候,有一個小木盒從上游流向她,依娘覺得那不是自己的東西便不以為意,但接連幾天這小木盒都出現了,依娘覺得奇怪便跟母親提起這件事。母親一聽,覺得事有蹊蹺,便吩咐依娘若明天再看到小木盒務必要撿起來。

隔天,果然小木盒又漂到依娘面前,依娘聽媽媽的話撿起木盒,打開後發現裡面放著一支金釵子,依娘雖然覺得古怪但也只好帶回家了。當晚,怪事發生了……依娘正準備就寢時,在房外出現了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而且一開口就說依娘和他訂聘了!雖然依娘覺得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怪異得不得了,但白衣男子風流倜儻、文質彬彬,且看起來也非不善之人,依娘便和白衣男子兩人開心得聊起天來,聊著聊著就聊出了感情。

汐止幸龍宮的廣澤尊王、妙應仙妃。(圖/追尋廣澤尊王粉專)
汐止幸龍宮的廣澤尊王、妙應仙妃。(圖/追尋廣澤尊王粉專)

之後幾天,白衣美男子天天都到陳依娘的閨房報到。依娘和母親商討後決定先搞清楚白衣男子的身份,母親給了依娘一個妙計。當晚,依娘和白衣男子情話綿綿之時,趁其不注意偷偷剪下他的衣角。隔日,母女倆一看這衣角就知道大事不妙,因為白衣男子的衣角散發著貴族的氣味,這材質是只有皇帝穿得起的材質,母女兩人將衣角拿給陳法師看,陳法師一看大怒:「我們這鄉下哪來的皇帝?這裡只有鳳山寺的郭聖王穿得起這樣的龍袍!這一定是木偶神在搞鬼!」陳法師將衣角帶到鳳山寺和郭聖王的神像一比對,果然神像上的龍袍少了一角!看來,郭聖王是真的看上了他們陳家的女兒。

不過,陳法師當然不願意將自己的女兒嫁給郭聖王,且陳法師已經決定要將依娘嫁給地方上的大戶人家-李家了。陳法師催促李家趕緊著手準備婚事,急著將依娘嫁出去,就怕郭聖王真的來搶親。大喜之日,依娘雖然心念著郭聖王,但還是不敢反抗自己父親,只能坐上花轎聽從父令。但就跟鄉土劇結婚橋段一定會有人出來鬧場一樣,陳家花轎隊伍到了鳳山寺瞬間刮起了大風,眾人都睜不開眼睛、站不穩腳步,幾分鐘之後風停了,花轎隊伍又繼續走下去,到了李家,大家歡歡喜喜迎接新娘子,但花轎簾子一打開,空空如也。

陳法師一看簡直是氣瘋了,趕忙衝到鳳山寺,果然看到了郭聖王神像旁邊多了依娘,依娘早已幻化為神。陳法師實在氣不過就在鳳山寺和郭聖王鬥法,又是號角、又是風、又是水、又是火的,兩人互相鬥法卻也改變不了依娘決定要和郭聖王一起過的決心。廣澤尊王和妙應仙妃的愛情羅曼史流傳至今,大家都相信郭聖王對妙應仙妃一定是疼愛有加、互相扶持,絕對是神仙眷侶的代表!

 

延伸閱讀:
月老助我脫單/拜月老這樣做 當心一輩子單身!
月老助我脫單/拜月老求不到紅線 千萬不可盧
月老助我脫單/月老爺紅到國外!櫻花妹指定必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