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那尊慈孤觀音 是誰?

本土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的新作《還願》已於19日上市,由於上一個作品《返校》造成熱烈反響,《還願》在上市後也引起不小的反響,遊戲中以「慈孤觀音」為引,帶出連串悲劇。
 

本土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的新作《還願》已於19日上市,由於上一個作品《返校》造成熱烈反響,《還願》在上市後也引起不小的反響,遊戲中以「慈孤觀音」為引,帶出連串悲劇。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未完成遊戲的玩家斟酌觀看)

《還願》故事設定在1980年代的台灣,主角杜豐于(玩家操作角色)與當時國民玉女歌手鞏莉芳結為連理,被稱為「俠侶」,鞏莉芳在生下女兒杜美心後引退。杜豐于是一名編劇,但隨著時代演變,他的作品漸漸被市場淘汰,家中經濟陷入危機。鞏莉芳考慮復出拍戲解決經濟問題,卻被大男人主義的杜豐于阻止。兩人的女兒杜美心遺傳到母親的歌唱天分,時常參加歌唱比賽,但因為壓力過大身體出現異狀,杜豐于不願讓女兒看精神科,轉向來歷不明的「慈孤觀音」求救。

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所藏如意輪觀音圖,非慈孤觀音。(圖/WIKI圖庫,公有領域)
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所藏如意輪觀音圖,非慈孤觀音。(圖/WIKI圖庫,公有領域)

從赤燭在《還願》上市前釋出的短片我們就可以理解,遊戲中有著一尊「慈孤觀音」,杜豐于磕頭叩拜「慈孤觀音」時甚至弄傷了頭部。祭拜「慈孤觀音」的「慈孤壇」位於公寓之內,由此可以判斷「慈孤壇」屬於「私壇」,「慈孤觀音」也可歸類為「私佛」。

在台灣民間流傳著一種「別亂拜」的觀念,即是在不知道主神是哪位的情況下就盡量避免祭拜,以免到最後出了什麼問題。而在中南部也有許多大廟正神會有「斬私佛」的情況,只要問不出來歷或給不出三個聖筊,就由正神主持毀去「私佛」金身,其中又以吳三王以及右昌元帥府較為知名。

隨著遊戲劇情發展,我們可以瞭解到「慈孤觀音」是所謂來歷不明的「私佛」,以「慈孤觀音」名義製造悲劇的是一名「何老師」,就是台灣社會最不缺的「神棍」。

《還願》。(圖/翻攝自赤燭遊戲臉書專頁)
《還願》。(圖/翻攝自赤燭遊戲臉書專頁)

「觀音」屬於佛教,在台灣信仰中多以慈悲的母性神的形象出現。「慈孤觀音」則是由赤燭虛擬出來的神明,其詭異的造型有著滿滿的邪氣。

先從手部看起,「慈孤觀音」為四臂,在台灣四臂造型的神明較少,多以雙臂或六臂出現。佛教中確實有「四臂觀音」,是觀世音菩薩的應化身之一。但是「慈孤觀音」拿的法器就令人費解了,從遊戲中的資訊我們可以看到,「慈孤觀音」的下雙手都是持蓮花,上雙手分持佛教「鈴鐸」與道教「日月寶扇」,由此可知,遊戲團隊在塑造「慈孤觀音」時有將台灣民間信仰「佛道混合」的情況納入考量。

再看頭部的符號,應該是道教的太極符號,但經過遊戲團隊的巧手改造後讓太極符號更顯詭異。頭部延伸出兩支牛角,在佛道二教中,牛多為神明座騎,例如太上老君,但尚未找到直接頭生牛角的神明。

最後是「慈孤觀音」頭頂還有一尊小型的觀音,這是「大士爺」的形象,據說農曆七月在普渡會場「控管」的最高指揮官「大士爺」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之一。「大士爺」的頭頂亦有兩角,但並沒有彎曲如牛角。由此可見,「慈孤觀音」也擷取了「大士爺」的形象。

而其中保庇NOW覺得最神來一筆的,當屬「慈孤觀音」的雙腳。我們可以知道「慈孤觀音」呈現赤腳跌坐的姿勢,在台灣神明赤腳並不罕見,但「慈孤觀音」的腳趾甲卻銳利如刀,且呈現深色,這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中幾乎是看不到的,由此可推斷,「慈孤觀音」本體可能是神通極為強大的惡鬼,絕對非正道大神(廢話!預告片不是早告訴大家了?)

遊戲慈孤觀音的形象。(圖/翻攝自PTT)
遊戲慈孤觀音的形象。(圖/翻攝自PTT)

《還願》帶出了台灣「別亂拜」的觀念,遊戲中只聞其聲的「何老師」沒有提到結果,身為保庇NOW的編輯當然會希望他與「慈孤觀音」都能受到吳三王之類的神明制裁。目前根據許多高手的分析顯示,《還願》只是環繞著「慈孤觀音」的慘案之一,以「慈孤壇」所在的公寓大樓尚有許多詭異情事未解,也許我們真的能期待赤燭遊戲帶給我們更多的驚奇與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