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追追追/輔信王公收妖!貓精搶先一步索命

位於桃園大園區竹圍里的竹圍福海宮,當地居民習慣稱「竹圍王公廟」,為大園區的信仰中心之一。福海宮主祀「輔信王公」,輔信王公為唐朝開國名將衛國公李靖的孫子,也是是開漳聖王陳元光麾下的「六輔將軍」之一,封為輔勝將軍(也作輔信將軍)。
 

位於桃園大園區竹圍里的竹圍福海宮,當地居民習慣稱「竹圍王公廟」,為大園區的信仰中心之一。福海宮主祀「輔信王公」,輔信王公為唐朝開國名將衛國公李靖的孫子,也是是開漳聖王陳元光麾下的「六輔將軍」之一,封為輔勝將軍(也作輔信將軍)。

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聖誕慶典。(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聖誕慶典。(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清咸豐三年(西元1853年)六月,先民陳佑獨自駛船強渡黑水溝(台灣海峽)至對岸,前往福建省漳浦縣墩上社輔信王公祖廟,希望能迎回分靈金身供奉。但儘管請示王公後得到王公的應允,當地仕紳卻怎麼也不肯答應分靈,還派人日夜守候金身,一天天過去,陳佑身上的旅費眼看就要見底了,只好駛船返回台灣。

但就在返回台灣的路途中,陳佑遭遇狂風巨浪猛襲,船身翻覆又被打回墩上社港口,陳佑覺得這也許是王公的旨意,於是又奔回祖廟,見守候的廟方人員皆熟睡,便再次擲筊請示王公,也再次得到王公應允,陳佑便請回金身返台供奉。

福海宮舊照片。(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福海宮舊照片。(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自對岸請回王公分靈金身後,原是供奉於陳佑家宅內,但因為到府祭祀王公的信眾實在太多,遂於咸豐四年(西元1854年)決定建廟。輔信王公神威顯赫、護佑信眾,也因此福海宮香火鼎盛,多次增建、修建;西元1896年,日治初期,福海宮曾遭受戰火波及,燒毀了部分廟殿,所幸並無大礙,隔年便修復完成。

但西元1990年的一場大火就沒那麼幸運了,福海宮中殿的電線不慎走火,火災將全殿的古木橫梁全燒盡,許多神像皆無法幸免於難,但王公金身卻神奇地安然無恙,僅有鬍鬚和衣服有一點點燒焦。此一事件也使得王公威望再增,信眾都相信一定是王公顯靈才能逃過一劫。

輔信王公。(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輔信王公。(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去年(2018)5月,台北一間紡織廠因為接連發生難以解釋的怪事,廠方特地南下到福海宮請王公明察希望能找回過去的平靜,王公聖示有一貓精在廠內滋事作亂才會導致廠內不安穩,請廟方派人先到紡織廠放置抓貓精需用的爐和鍋,預計四天後到廠除貓精。

不料,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還沒到那天,紡織廠就出了人命!廠內有一外籍移工無故失蹤,眾人找破頭也找不到,最後在廠內一個面積僅有兩張A4紙大小的窟窿中尋獲屍體,面積這麼小的窟窿這名移工是怎麼靠自己的力量下去的呢?廠方驚覺事有蹊翹,趕緊再次南下到福海宮請示王公,王公表示其外籍移工成了貓精氣憤下的犧牲品,事不宜遲,為避免貓精繼續害人,法事必須立即進行。

輔信王公聖示,非當時法事照片。(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輔信王公聖示,非當時法事照片。(圖/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粉專)

王公一到紡織廠便立即指示在場所有人身上都必須攜帶一張符令保護自己,所有的法器也都需貼上符令避免被貓精的煞氣沖到,每扇窗戶、出入口也要貼上符令以免讓貓精給逃了。現場準備了籠子、八卦網、七星爐以及一隻鯉魚幫王公佈下天羅地網,王公的三頂轎子在場內追趕貓精,好不容易將貓精趕進籠子後,道長請廟方人員點燃七星爐,根據在場人員轉述,點燃七星爐後隱隱約約可聽見貓精的叫聲,使大家不寒而慄。最後,貓精附身在鯉魚身上,王公下令將鯉魚下油鍋處理後再送往大海,才終於結束這隻貓精在紡織廠的興風作亂,也再為輔信王公的靈顯增添一傳奇。

 

資料參考:
竹圍福海宮輔信王公祖廟
維基百科-竹圍福海宮
現代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