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驚祭解不科學?傳統社會心理治療無可取代

台灣是個看病醫療十分方便的地方,這是我們的健保制度給人民方便,卻也造成濫用醫療資源的問題。但即使現在醫療大開方便之門,許多人在遇到身體病痛之時,仍會尋求民間信仰的收驚科儀,這代表什麼呢?
 

台灣是個看病醫療十分方便的地方,這是我們的健保制度給人民方便,卻也造成濫用醫療資源的問題。但即使現在醫療大開方便之門,許多人在遇到身體病痛之時,仍會尋求民間信仰的收驚科儀,這代表什麼呢?

台灣的收驚科儀並沒有一種統一的儀式,每間宮廟神壇,乃至於神明乩身、神職人員,對於收驚的步驟、法器,可以說各有各的方法,有些地方收驚當事人要到,有些地方則能以收驚對象的衣物取代。

在收驚之前,通常都要稟告廟內主神,現在要替某某人進行收驚儀式,接下來施術者就各顯神通,有的是念咒,有的是以法器、線香,或是白米、符籙等方式進行。當一切科儀圓滿後,被收驚者再點香感謝廟內主神,收驚儀式結束。有的時候問題比較大,收驚會分成好幾次進行,就好像生了重病要看一次醫生就完全康復有所困難是一樣的。

收驚儀式有時會使用到符令。(圖/台灣民俗文物辭典)
收驚儀式有時會使用到符令。(圖/台灣民俗文物辭典)

在資訊爆炸、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為什麼收驚這種科儀能歷久彌新?其實背後的意義非常簡單,因為收驚最簡單也最直接的心理治療。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中,是相信靈魂的存在,而一個人如果受到驚嚇導致恍神或整天渾渾噩噩,就是靈魂被嚇走一部份,這時候就要請神明將走失的魂找回來,人就能恢復正常。而收驚的科儀,不妨就視為今日身心科醫生的問診、溝通,只是讓病人安定身心的力量一個是神明、一個是醫生。

陣頭有時也可在繞境時幫信眾收驚。圖為青山宮八將團。(圖/連宜方攝)
陣頭有時也可在繞境時幫信眾收驚。圖為青山宮八將團。(圖/連宜方攝)

以前念大學時課堂上有一位老師講解過收驚的現象,那位老師指出「如果人類有了心理上的不舒服,你們認為醫生用佛洛伊德的理論跟病人講解病因,或是廟內的神職人員跟病人說你是被嚇到要收驚,哪一種方式對撫慰病人心靈的效果比較直接了當?」

對許多人來說,雖然現在的醫學非常發達,但與傳統的民間信仰相比,卻不見得有民間信仰的直接了當。收驚背後依靠的是神明,神明成為病人最好的傾訴對象,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時不時都會聽到有許多大醫院都治不好的病人,到廟中參拜、收驚後不藥而癒的例子。收驚沒有想像中怪力亂神,也不是一種迷信,就只是傳統社會遺留下來的心理治療方式,是一件很單純又很好理解的事。

雖然神明是許多人心靈上的依靠,收驚是許多人治療心中創傷的方法,但保庇NOW在這裡還是要呼籲各位,身體真的有病痛還是得到醫院做完善的治療,敬拜神明與收驚科儀給予的是心靈上的支撐,想要將病痛治療好「也要人也要神」,如果不去醫院而只求神明讓你恢復健康,神明可能也莫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