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選到斬雞頭?「刣雞咒咀」的背後意義

台灣每到了選舉年,各種正常或不正常的現象都會出現。候選人勤跑各地廟宇很正常,因為廟宇向來是人群聚集地。然而以往常聽到政治人物到廟中「斬雞頭」,這是個什麼現象?
 

台灣每到了選舉年,各種正常或不正常的現象都會出現。候選人勤跑各地廟宇很正常,因為廟宇向來是人群聚集地。然而以往常聽到政治人物到廟中「斬雞頭」,這是個什麼現象?

斬雞頭被視為一種自清的方式。(圖/Pixabay)
斬雞頭被視為一種自清的方式。(圖/Pixabay)

講到「斬雞頭」,很多人可能第一個想到電影《鹿鼎記》,在電影中出現不只一次的「斬雞頭」橋段。第一次是韋小寶唬爛自己跟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是「斬雞頭、燒黃紙」的結拜兄弟;第二次是韋小寶加入天地會有個「斬雞頭」的入會儀式,但他斬到別人的手;第三次是與多隆相見甚歡,兩人相約「斬雞頭、燒黃紙」。

在台灣,這種「斬雞頭」的儀式被視為「咒咀」的一個方式,舊時代民間發生爭執,被控方常利用這種「向天咒咀」的方式來表示自己的清白,依事端的嚴重程度,「咒咀」的內容也有所不同。如果單純的口頭「咒咀」已經無法了結,被控方就會到城隍爺等司法系統的神明面前,當著主控方向神明立誓。

立誓的內容多半是「全家死光光」等等,再加上幾條履行條件,主控方覺得可接受,事件就宣告落幕。

「咒咀」之中最嚴重的一種,就是「斬雞頭」,閩南語稱之為「刣雞咒咀」。被控方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會抓一隻公雞,到神明面前殺雞立誓,背後的意義是:如果我真的做了什麼壞事,我就像這隻雞一樣斷頭而亡。

由於舊時代的人普遍敬畏神明,因此「刣雞咒咀」是一種極為嚴肅,僅次於「以死明志」的儀式。如今這種儀式大多出現在政治圈,當某一政治人物被質疑「歪哥」或是足以終結其政治生命的事件時,「刣雞咒咀」是一種自清的方式。

根據學者的考證,台灣政壇「斬雞頭」的風氣應該起源於民國60年代末期,當時高雄地區選戰打得轟轟烈烈,王玉雲與洪照男捉對廝殺。此時擔任省議員的趙綉娃質疑王玉雲濫用職權,王玉雲當然也回擊,一陣你來我往後沒有結論,火氣倒是越來越多。趙綉娃直接拋出「斬雞頭」這個議題,要雙方一起立下毒誓以表清白。這一次的選舉或許就是台灣政壇「斬雞頭」風氣的濫觴。

在另一部描寫台灣政治生態的電影《情義之西西里島》就將「斬雞頭」做了很好的詮釋,電影中要競選立委的周朝先與對手丁宗樹的掃街車隊在路上狹路相逢,周朝先被指控為「殺人立委」,周朝先的妻子隨即說出一句:「你別在那亂說,你(丁宗樹)有種跟我到媽祖廟,在媽祖廟前斬雞頭!我發毒誓,我老公有做這種事我崔妙香橫死街頭受萬人踩踏!」

不過「斬雞頭」要活活斬掉一隻雞的頭,對許多人來說心理壓力非常大,所以之後也有許多進化版,像是斬「鹽水雞」、「烤雞」,斬完後大家還可以大快朵頤一番,既不血腥又能填飽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