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城北安壇 濟公師父的代言人

一個人的角色會隨著年齡增長、身分改變、經歷磨練而有所不同。近年來斜槓青年(Slash)一詞興起,一個人不只擁有 […]
 

一個人的角色會隨著年齡增長、身分改變、經歷磨練而有所不同。近年來斜槓青年(Slash)一詞興起,一個人不只擁有一種專業,而是在不同專業保持彈性切換自如。以這樣的角度來看,乩身、乩童也可稱作斜槓青年,除了日常工作,還要身兼神明代言人。保庇小編有幸採訪土城北安壇濟公師父乩身王良龍先生,請他分享這一路來的酸甜苦辣。

星期天下午搭乘公車來到土城北安壇,一下公車就看到王良龍大哥與廟內的委員們,正在泡茶聊天閒話家常。王大哥的妻子先帶著保庇小編熟悉環境,並稍微簡介歷史。北安壇主祀觀音佛祖,另外還有濟公禪師、太子爺、五府千歲、關聖帝君、天上聖母、王母娘娘等神明。最初只有蟑螂翅(半櫥式神桌)供奉一尊太子爺、一尊濟公禪師,現在看到這麼多神明金尊都是善男信女發願奉獻。問起是怎麼接下濟公師父乩身這項任務,並且持續至今?王良龍大哥與太太娓娓道來。

編:從什麼時候開始擔任濟公師父的乩身?
王:其實從小學三年級左右就有感應,回到家被父母罵怎麼玩到把褲子都弄破了,但那時候不知道原來是起乩,也不曉得應該要找誰說。直到長大後,才慢慢了解原來自己有帶天命。不過年輕的時候很鐵齒,不願意擔任乩身,工作的地點旁邊就有宮廟,走過去連看都不看,總之就是非常的排斥,也不肯相信。

一直到自己的第二個孩子生病,各大醫院都跑了,該做的療程也都做了,孩子的身體卻沒有起色。已經試到沒東西試了,想說不然問問神明吧。神明給了很多協助,但終究和孩子的緣分盡了,即使再不捨也不能強求。以此為契機接受了當乩身這件事情,不過還是跟神明講因為還有二個孩子,而且當時都還太小,正是需要照顧的時候。所以就跟神明說,等我的孩子平安長大,都順順利利不需要煩惱,我再來接這個任務。

編:有接受乩童的訓練嗎?
王:我沒有像其他乩童一樣坐禁吃素,但是在開始辦聖事之前,有到高雄三鳳宮請法師開口,當法師把嘴裡的針拔出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之後則是由神明晚上降駕來教導我如何協助處理問題。在這段期間,也陸陸續續處理一些比較特別的事情,就沒有像現在固定時間開壇辦聖事,畢竟那時候孩子還小。

編:每次都能夠順利起駕嗎,有沒有遇過神明不來的情況,那該怎麼辦?
王:之前曾經有台商邀請到中國處理事情,那時候在幾萬人面前起駕感覺自己好像瘋子一樣,事情圓滿順利之後,也有一些中國人特別飛來台灣問事。我依照程序請神明來,但神明就是不來,我也沒辦法。也有人是從高雄、台中過來問事,也跟神明說這些善男信女是從其他地方來,路途遙遠,不過神明有其他事情耽擱了,或者各種原因不來,我只能請善男信女先擲筊杯跟神明講心中的困擾,等下次開壇辦聖事再來。

畢竟辦聖事是替神明服務,幫善男信女解開心中的結,我不能神明沒有來騙大家說有來,這樣是欺騙的行為,不可以做這樣的事情。而且都是因為有困難才來到這裡,如果還這樣騙人,那不是違背了神明的教導。

編:有處理過哪些你印象深刻的事件呢?
王:曾經有一個教授三更半夜被她的媽媽帶來這裡,因為她一直要咬自己的舌頭。但在她要過來之前,我先確認是不是有什麼病史,醫生有沒有先看過。但是她媽媽說她回到家洗完澡,過了12點就一直要咬舌頭,平時都很健康也沒有癲癇或其他疾病。等到送過來請示神明後才知道,原來是在路上遇到車禍嚇到,沒有被車子撞到,但是嚇到摔倒的那一瞬間三魂七魄跑了,外靈趁機入侵才導致。

還有一個是瘦瘦小小的女生被男朋友帶過來請神明幫忙,農曆七月在路上被不好的東西跟到,當時連同廟裡的委員,四五個大男人都抓不住她,一直要往馬路上衝。幸好神明及時降駕,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其實有很多人都是看了很多醫生,去過很多宮廟,因緣際會才來到我們這邊。但是我都還是要先確定是不是真的請醫生診斷過,跟其他專業詢問過,真的沒辦法了,那我們再來問神明。要先分清楚事情是歸誰處理,如果通通都來找神明,就算今天神明真的神通廣大也無法處理完的。

編:如何維持北安壇的營運?
王:我本身的工作是鐵工,擔任濟公師父的乩身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實現對神明的承諾。每一次替善男信女解決問題,雖然自己只是借給神明使用,但是都會相當與有榮焉,也非常有成就感,這些都無法用任何數字估算。

平時北安壇內設有功德箱,善男信女依照各自能力添香油錢,辦聖事也沒有規定的費用,都還是依照個人能力來負擔。當然也有遇過明明很富有,可是卻說自己沒有錢無法負擔,這種都會被神明戳破。有時候都會覺得神明是不是在每個人身上裝了監視器,所有事情都一清二楚,想要裝傻都不行。

北安壇裡很多東西都是信眾還願奉獻的,像是紙摺的宮燈、鳳凰都是一位師姐自己親手做的,香爐兩旁的大蠟燭也是為了感恩神明送過來的。其他零零總總不是信眾捐獻,就是我們委員奉獻,所以北安壇其實是結合大家的力量在維持。

幾年前還沒有裝監視器的時候,也有遇到整個不鏽鋼的功德箱被人家三更半夜搬走,裡面的香油錢拿光光就算了,功德箱還被敲得破破爛爛丟在路邊。當然也問過神明看是誰偷的,不過神明總是體諒每個人都有困難,不會直接明講,但會提點一下讓大家注意。

編:宮廟常常因為熱鬧的時候放鞭炮、陣頭比較大聲,惹來民眾反感。北安壇和鄰居的關係如何?

王:這個讓我太太來說。
王太太:北安壇成立到現在有三十幾年了,以前在學府路,後來才搬來這邊。我們大家都有一個信念就是要人和,人不和的話,就算是天時地利事情也無法順利處理。不管是之前在學府路,還是現在這裡,我們就是拿出誠意好好的對待人家,久了人家也知道。當然熱鬧的時候會聲音大一點,車子擋住什麼的,人家通報環保局或是警察局,就先說一聲歹勢,也盡量早一點結束。其實鄰居都很能體諒,而且熱鬧也不是天天有,頂多就是神明生日或者是宮慶會比較盛大,所以我們跟鄰居的相處都很融洽。

土城北安壇繡旗(圖/林書竹攝)
土城北安壇繡旗(圖/林書竹攝)

北安壇即將在10/6、10/7前往南部進香,有許多事情需要濟公師父確認提醒,保庇小編也因此能在一旁參與辦聖事的過程。委員們各司其職的整理供桌、敬茶,還願的信眾帶來水果、三牲、酒、花生。儀式的過程中看見信眾對神明的信仰,神明也盡其所能的開導善男信女走出心中的結。人與人的關係,人與神的關係,在此嶄露無遺。

資料來源:

土城北安壇全體委員,以及宮主王良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