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追追追/弒母鴛鴦天理不容!神明大怒助破案

西元2012年5月4日,於花蓮縣豐濱海邊發現了一具女浮屍,雙腳被綑綁、雙手也被反綁在身後,脖子更是被鐵絲纏繞, […]
 

西元2012年5月4日,於花蓮縣豐濱海邊發現了一具女浮屍,雙腳被綑綁、雙手也被反綁在身後,脖子更是被鐵絲纏繞,初步就能判斷是他殺命案。可是這具女浮屍因為泡在海水裡多日,不只是指紋就連面部特徵都已經模糊難辨,讓偵查隊在第一關就卡關了……

偵查隊當時不僅請媒體採訪公開死者身上的褲子、上衣,希望認識死者的親朋好友看到新聞可以出面指認,更從死者的全口活動式假牙著手,但調查了整個台灣東部的牙醫診所、齒模所,還請牙醫公會刊登假牙照片在期刊上,希望能找到當初負責做假牙的醫生,但還是一點進度也沒有。

花蓮天浩宮。(圖/花蓮天浩宮臉書粉專)
花蓮天浩宮。(圖/花蓮天浩宮臉書粉專)

偵查隊長見案情陷入膠著,雖辦案講求科學,但有時還是必須仰賴信仰力量的加持,偵查隊長帶著全隊偵查隊員到平常常造訪的花蓮天浩宮上香,希望神明能庇佑案情早日露出曙光。就在偵查隊上香時,一旁的宮廟師姐竟語出驚人問偵查隊長:「今天怎麼帶了一個女的來?」當時的偵查隊內根本沒有女隊員,這讓偵查隊長意識到也許事有蹊蹺。

師姐緊接著又說:「那女的好奇怪,手裡一直拿著假牙給我看,希望我們幫幫忙。」偵查隊全員聽到都不禁頭皮發麻,因為他們並沒有公開調查方向,除了偵查隊員並沒有外人知道假牙的事情。偵查隊長馬上請來素描師照著師姐描述的面相素描,該亡魂還透露自己姓「陳」、住北部。

偵查隊長回憶起那天在天浩宮,師姐發現該亡魂後,突然整間宮廟瀰漫著濃濃的腐臭味,濃到蓋過了剛剛燒的香,這腐臭味偵查隊長已經聞到好幾天了,就好像該亡魂一直跟著他一樣。

這真的讓案情露出一絲曙光,因為偵查隊一直都只有調查台灣東部,於是便將調查範圍擴大至北部,在茫茫的牙醫診所、齒模所中,像是冥冥中有註定般,很快就被偵查隊找到了負責的齒模所,近而確定了死者身分為住在北投的陳誼。

陳誼的女兒蔡京京涉有重嫌。(圖/翻攝自網路)
陳誼的女兒蔡京京涉有重嫌。(圖/翻攝自網路)

調查出死者身分後,追查死者生前一、兩天的行蹤去向,發現其獨生女蔡京京,及蔡京京的男友曾智忠涉有重嫌;蔡京京在媽媽生前幾天才跟爸爸說要帶媽媽去看房子,後來媽媽就失蹤了,不僅如此,蔡京京和曾智忠於推估死者死亡時間前後正好也在花蓮,且跟租車公司租車。

偵查隊前往租車公司調查時,租車公司老闆說對曾智忠租車非常有印象,因為當時還車時,車子的後車廂不僅有惡臭味還有一大灘血水,曾智忠當時僅說是去買海鮮弄到的血水、腥臭味,租車公司老闆一開始也沒多想,但後來幾天惡臭味還是消不掉,租車公司員工洗了又洗,因此印象深刻。

雖然蔡京京和曾智忠刻意關手機不讓警方追蹤到兩人位置,最後還是在台北一家網咖逮捕兩人;但這對「弒母鴛鴦」卻跟警方大玩心理戰,滿口謊言讓警方訊問時常被弄得團團轉,始終無法攻下兩人心防。

警方轉向城隍爺求救。(圖/連宜方攝)
警方轉向城隍爺求救。(圖/連宜方攝)

見兩人滿口謊言遲遲不承認犯行,偵查隊長吩咐隊員開車到花蓮城隍廟,上香請城隍爺釋放陳誼亡魂,想辦法讓蔡京京和曾智忠坦承犯行。說也奇怪,幾個小時後,位於地下室的小小偵訊室竟突然瀰漫一股腐臭味,就跟偵查隊長之前一直聞到的味道一樣,所以偵查隊長知道應該是陳誼的亡魂回來了!突然,蔡京京像有感應一般,在偵訊室內失控尖叫,一旁正好有記者在寫稿,紀錄下這一刻。

蔡京京後來終於坦承是曾智忠殺害陳誼,蔡京京和曾智忠兩人並無工作,整日遊手好閒、開銷又大,因陳誼疼愛獨生女,便常常資助蔡京京,曾智忠貪得無饜,便說服蔡京京一起痛下殺手。殺害陳誼後,蔡京京還曾找上化妝師請求幫自己「化老妝」,且拿出陳誼的照片,要求畫得和媽媽一模一樣;化好後也沒付錢,落跑去辦理財產、土地過戶。

常有人說:「現實總是比連續劇更狗血。」這句話用在這對弒母鴛鴦身上再適合不過,蔡京京和曾智忠在不斷上訴後,最後法官參考兩人在校成績優異、曾被記嘉獎,而以「有教化可能」逃過死刑,無期徒刑定讞。兩人更在西元2014年母親節前夕,在監獄內完成婚姻登記手續,蔡京京送給陳誼的「母親節大禮」傷透了仍在監獄外等候她出來的爸爸,儼然也是對被殺害的媽媽一種污辱,沒人可以理解這兩人究竟在想什麼?

 

資料參考:
台灣啟示錄
NO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