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寒宮的三角關係 嫦娥玉兔和蟾蜍

每到中秋節,一定提起嫦娥奔月這段神話,想到廣寒宮裡住著嫦娥、蟾蜍與玉兔,忍不住擔心會不會有點擠。雖然科學研究已 […]
 

每到中秋節,一定提起嫦娥奔月這段神話,想到廣寒宮裡住著嫦娥、蟾蜍與玉兔,忍不住擔心會不會有點擠。雖然科學研究已經告訴我們月亮上沒有這三位,但還是很好奇她們是如何成為室友,還是一切都只是想像力爆發的結果。



《天問》:「夜光何德,死則又育?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是屈原對月亮提出疑問,不過歷代學者各有不同的解讀,在此不多做論述。文句中提到「顧菟」,也有許多說法,一說是兔子,一說是蟾蜍。主要是因為中國河南洛陽卜千秋壁畫墓中描繪了伏羲伴日、女媧伴月的畫像。在女媧胸前又畫著月亮,裡面就出現蟾蜍和桂樹,這也使得部分學者認為月亮裡有蟾蜍的概念,可能比月亮裡有兔子的概念來得更早。

自古以來生殖能力一直是人們相當看重的能力,這代表一個部族是否能強盛,國家是否擁有足夠的人力。而蟾蜍被視為是蛙崇拜的延伸,一方面是蛙類每次產卵結實纍纍,一方面是因為女媧造人的神話影響,所以人們相信蟾蜍具有強大的生殖力。

《論衡.奇怪篇》:「兔吮(舐)毫而懷子,及其子生,從口而出。」《博物志.物性》:「兔舐毫望月而孕,口中吐子,舊有此說。」以上文獻記載民間相信,兔子只要舔舐自己的毛髮,加上有月光照撫就能從口中吐子出來。也回應了人們對於生殖能力的期待,因此民間也流傳著在中秋夜裡拜月求子的習俗。

無論是因為諧音而造成的分歧,或是文化流變而產生的不同,蟾蜍、兔子、月亮就生殖上的意義是雷同的,加上神話傳播讓三者間的關係更加緊密。不過大家最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嫦娥變成蟾蜍,在東漢王充所著《論衡》、張衡所著《靈憲》,以及《淮南子·覽冥訓》都有這一段:「羿請不死藥於西王母,羿妻嫦娥竊以奔月。託身於月,是為蟾蜍。」後人解讀為變成蟾蜍是對於嫦娥偷藥的懲罰。

從這樣的脈絡我們可以理解每年都在過的中秋節,和從小聽到大的嫦娥奔月,隱藏著祖先對於自然的崇敬和生命延續的期待。帶著這樣的心情,是否覺得中秋節的意義非常深遠呢!

延伸閱讀:

中秋月圓人圓圓 偷瓜求子好孕到 

資料來源:

中秋話「月」—漫談中國古代月神話 劉惠萍著
月亮神秘學:白兔、蟾蜍與重生 王若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