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神明很少見/鳳山曹公廟 主祀鳳山知縣曹謹

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中,人成神是十分常見的現象。繼上次介紹的「行動派官員 清代蔣公蔣元樞」之後,今天再來介紹另一位也是清朝的行動派官員曹謹,由於祂政績突出,被百姓尊稱為「曹公」。
 

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中,人成神是十分常見的現象。繼上次介紹的「行動派官員 清代蔣公蔣元樞」之後,今天再來介紹另一位也是清朝的行動派官員曹謹,由於祂政績突出,被百姓尊稱為「曹公」。

曹公神像。(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曹公神像。(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曹謹的早年生活文獻記載的非常少,我們只能從零星的資料知道祂早年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之後考科舉奪得河南鄉試「解元」,可惜一直考不上「進士」,因而被朝廷以「大挑」的方式開始到各地擔任知縣。

而祂在台灣的傳奇是從道光十七年(1837年)擔任鳳山知縣開始的。在鳳山知縣任內,曹謹聘請金門人林樹梅為幕僚,上任初期隨即採取「連莊」政策,招募鄉勇組成團練,穩定南台灣的治安。隨後又在林樹梅的規劃建議下,鳳山新城增築城樓六座、砲臺五座、濬濠溝,增土牆一千三百四十丈,為的就是加強南台灣一帶的治安。

而曹謹在台灣留下的政績中,最為人所知且歷史課本一定會記載的,就是在道光十八年完成的水利工程「曹公圳」。當時鳳山平原面臨乾旱,曹謹遂在林樹梅的建議下,開圳引下淡水溪(即今高屏溪)之水灌溉鳳山平原。此一水利工程於道光十七年秋天開始,隔年冬天完工。曹謹於道光十七年才抵達鳳山擔任鳳山知縣,隔年冬天就完成了「曹公圳」,可見祂也是一位極有行動力的官員。

曹謹的眼光看的長遠,在上任初期祂就接連平定了多起小規模民亂,祂認為鳳山一帶的民亂與乾旱、農獲收成不佳有關,因而採取由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式,建設水利工程以保障百姓的農收。

而「曹公圳」的名稱並不是祂自己命名的。當時工程修建完畢後,曹謹的上司台灣知府熊一本奉命驗收鳳山水利工程,得知此一工程不僅修建完善,而百姓多有讚賞,因而在當地百姓的請命下,熊一本親自將此工程命名為「曹公圳」,並撰文〈曹公圳記〉。

由百姓的反應與長官驗收工程的結果可以得知,曹謹的確是個難得一見的好官與行動派官員,即使之後調任北部的淡水同知,仍念念不忘鳳山後續的水利工程,因而積勞成疾。當然,曹謹在台灣留下的政績與故事不止這些,多到可以寫成一本專書來細數,礙於篇幅所限,就不一一詳列。

現在的「曹公廟」建於清朝咸豐十年,其實在這之前,開台進士鄭用錫等人已不斷向朝廷請求將曹謹入祀於淡水廳名宦祠,均未準行。之後鳳山百姓自行募款修建了「曹公祠」,讓曹謹享人間香火。由此可見,當時台灣不論南北都對曹謹的政績十分有感,才會有南北地方士人都搶著祭祀曹謹的現象。

曹公廟正殿。(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曹公廟正殿。(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本名為「曹公祠」的「曹公廟」位於鳳儀書院內部。到了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也十分肯定曹謹的政績,同時也發現「曹公祠」年久失修,遂捐款贊助整修,並恢復「曹公祠」的祭祀。過了十年,「曹公水利組合」重建「曹公祠」,其主體建築是由臺南廳土木係所設計。數年之後,時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贈「曹公祠」一匾。

曹公祠匾額。(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曹公祠匾額。(圖/WIKi圖庫,Pbdragonwang攝)

民國八十一年(1992年),「曹公祠」廟方傳出領受玉皇大帝玉旨,將「曹公祠」改名為「曹公廟」,並開始塑建金身。民國八十七年時曹公神像更曾出巡整個鳳山地區。

一個官員在任內能留下諸多政績並建廟奉祀,且歷經政權更迭仍屹立不搖,由此可見,曹謹確實是位勞心勞力、埋頭苦做的行動派官員,才能數百年來始終活在鳳山人的記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