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有家庭小精靈 金魅在此為您服務

工作一天回到家裡只想要攤在床上不想動,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於是維持環境整潔的3C智能產品年年推陳出新,但這都比 […]
 

工作一天回到家裡只想要攤在床上不想動,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於是維持環境整潔的3C智能產品年年推陳出新,但這都比不上親自打掃來得乾淨。擁有一個家庭小精靈是不錯的想法,但或許可以考慮聘請金魅,一年只要給她吃一個人,她就能滿足你的需求,完成所有的工作。



台灣在日治時期以前有祭祀金魅的習慣,特別是需要大量人力維持的商家、富豪、旅館業、農家等。需要她工作時,只要向金魅的牌位上香告知,需要她代為插秧,便在田裡插一株秧苗做示範即可,若是有人刻意惡作劇將秧苗倒插,金魅也會照辦無誤。無論工作多寡,金魅一個晚上就能全部完成,但別忘了每年她需要吃一個人,或者獻上人魂,她才會願意繼續工作喔。

金魅到底是誰呢?根據宮山智淵投稿到《民俗臺灣》的文章記錄,他和友人訪問大溪的一位放牛老者,說是某個富商家裡有位名叫金綢的查某嫺(婢女),對於主人交代的工作必定努力完成,且非常愛乾淨。但是富商的夫人卻是個嚴厲又殘忍的女人,每天安排做不完的工作給金綢,卻又喜歡雞蛋裡挑骨頭的藉機打罵金綢。金綢日日身心飽受折磨,無奈賣身契在夫人手上,只能繼續忍耐。

某天,夫人發現房間裡有些灰塵,藉此打罵金綢,沒想到這次金綢撐不過就死了。死了一個查某嫺(婢女)對夫人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就像是衛生紙沒了再去大賣場買就是了。命人草草將金綢的屍體掩埋,繼續找新的查某嫺(婢女)。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新的查某嫺(婢女)還沒來,但家中卻維持的相當乾淨。心中隱隱覺得不妙,反正也還沒有新人來接手,這些雜事有人做也很好。新來的查某嫺(婢女)終於找到,便安排金綢以前居住的房間給她,第二天喊新來的查某嫺(婢女)做事,卻怎麼也找不到人。夫人怒氣沖沖來到房間,一開門只看見一束頭髮和一對耳環掉落在地上,命人去找也找不到。

就在這時候,夫人感到毛骨悚然,她猜想這個新來的查某嫺(婢女)可能被金綢吃了,趕緊燒香祈求金綢,只要金綢不對家人作祟,造成家運敗壞。夫人承諾會立牌會祭祀,每年都給金綢一個人吃,並且讓金綢繼續在這個家裡工作。之後家中果然保持的相當乾淨,夫人也到處去找一些孤苦無依、身體缺陷的人,便宜的買來,然後送到金綢的房裡,隔天一早只剩頭髮、衣服,其他什麼都沒有。

前面有說金魅除了吃人之外,也吃人魂。只要將祭祀過金魅的餐具,用糖果沾一下,餐具上留有金魅的唾液,再把糖果給其他人吃,對方就會漸漸臉色發黃、骨瘦如柴的死去,金魅就是藉此吸取對方的靈魂。為了避免吃下沾有金魅唾液的食物,只要將食物靠近頭髮做出摩擦的樣子,或是跨過食物就能夠破除,因為有潔癖的金魅不吃靠近汙穢處的食物。

要怎麼知道這個家有沒有金魅呢?測試方法很簡單,進入別人家裡就吐一口口水,如果口水立馬清除,那就是有祭祀金魅。(這個方法有點沒禮貌呢)或者是一塵不染比樣品屋還乾淨,那就有可能祭祀金魅。但金魅到底長得什麼樣,沒有人知道,因為她都在晚上工作。(不就是查某嫺,不然會變成什麼樣子)

據說祭祀金魅,雖然可使工作效率提升減少人事成本,讓家族致富,卻可能遭到家人全數死絕的悽慘下場,因此祭祀的人愈來愈少,人們也就逐漸不知道有金魅的存在了。多虧了電視劇的改編,才讓大家想起這位比《哈利波特》裡的家庭小精靈還要悽慘的金魅。人家多比可以拿一隻襪子就解約,金魅都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獲得自由呢!

資料來源:

金蠶與金魅  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著
《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 何敬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