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組織有夠大/勞心又勞力的判官

道教地獄中的最高領導「東嶽大帝」、「酆都大帝」,高階幹部「地府十王」,地位超然的「太乙救苦天尊」,以及駐人間服務中心負責神「城隍爺」、「境主公」都介紹過了,今天要來介紹道教地獄的中堅幹部,也是最辛苦的「判官」。
 

道教地獄中的最高領導「東嶽大帝」、「酆都大帝」,高階幹部「地府十王」,地位超然的「太乙救苦天尊」,以及駐人間服務中心負責神「城隍爺」、「境主公」都介紹過了,今天要來介紹道教地獄的中堅幹部,也是最辛苦的「判官」。

青山宮文武判官。(圖/今日新聞資料圖)
青山宮文武判官。(圖/今日新聞資料圖)

「判官」其實最早是人間的官職,根據手邊的資料顯示,「判官」始於唐代,是各地節度使以及監察御史的輔佐官員,《新唐書.卷四十八》記載的「御史台」條目:「凡十道巡按,以判官二人為佐。」由此可見,「判官」就是負責輔佐主官的幕僚角色。

《新唐書》對判官的記載。(圖/WIKI文庫)
《新唐書》對判官的記載。(圖/WIKI文庫)
《新唐書》對判官的記載。(圖/WIKI文庫)
《新唐書》對判官的記載。(圖/WIKI文庫)

而保庇NOW在以前的文章曾提過,人類對另一個世界的想像其實就是現實世界的投射,天庭是如此,地府也是如此,也因此「判官」在地府所負責的業務就是將亡魂的資料審查、整理,再交由主官,也就是各殿的「大王」裁奪。也因為「判官」扮演幕僚的角色,所以甚少看見以「判官」為主神的廟宇。

各地城隍廟或擁有「城隍爺」神格的廟宇中,判官都分列於主神兩旁,通常都是「文武判官」的組合。大部分的「陰間事務駐人間服務中心」的「判官」編制都是兩位,但亦有例外。可如果是在地府內,就不止這個編制了。

《道法會元》記載的酆都判官詳細名單。(圖/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道法會元》記載的酆都判官詳細名單。(圖/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在《道法會元》的〈卷二百六十二.酆都考召大法〉中記載,「酆都城」內的「判官」共有二十一位,分別為:「追魂案判官王福,監生案判官班簡,考掠案判官訾和,罪業案判官賈元,斷刑案判官趙勝,主罪案判官張琪,受生案判官楊通,受牒案判官符朴,刀山案判官祝順,劍樹案判官李恭,注死案判官薛忠,執對案判官永真,注生案判官盧忠策,注祿案判官成珣,注病案判官黃壽,注等案判官周畢,注善案判官釆伸,欠殺案判官程德,劫監案判官劉寶,放生案判官董杰,五道案判官郭願。」

而眾「判官」的領袖,有一說是「九天掌令判王都督陰神辛天君」,道經中記載「辛天君」的外貌是「紅髮青面,皂帽皂靴,綠衣風帶,左手執鐵簿,右手火筆,如判官之狀。」但「辛天君」任職「九天掌令判王都督」的記載在《道法會元》中的另一本道經〈玉音乾元丹天雷法〉之中,無法判斷「辛天君」與二十一位「判官」有沒有從屬關係。

判官的面部表情似乎呈現出操勞的工作環境。(圖/記者林書竹攝)
判官的面部表情似乎呈現出操勞的工作環境。(圖/記者林書竹攝)

總而言之,無論在地府或是城隍廟中,「判官」都是一個極為辛勞的職缺,除了輔佐主官,也要審慎整理亡者的卷宗,可說吃力不討好。但「判官」同時也是和主官距離最近的官員,若少了「判官」輔佐,各殿「大王」與「城隍爺」想必也會一個頭兩個大,陷入血汗的工作環境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