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普度不能忘 長眠於芝山巖的六氏先生

中元普度的對象,主要是沒有後人祭祀的鬼魂。《春秋傳》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厲會造成各種瘟疫厲病,唯有祭祀 […]
 

中元普度的對象,主要是沒有後人祭祀的鬼魂。《春秋傳》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厲會造成各種瘟疫厲病,唯有祭祀祂們,才能讓村落平安六畜興旺。台灣歷經不同的政權統治,不同族群的人來來去去,有些不幸在台灣喪命的外國人,也成為普度祭祀的對象。台北市芝山文化生態綠園園區內的六氏先生墓,就是為了祭祀芝山岩(巖)事件喪命的日本人。



芝山岩(巖)事件,主要是因為清廷以馬關條約將台灣、澎湖列島、遼東半島割讓給日本。搞得台灣人心惶惶,有些人選擇回到中國,或是尋找其他出路,有些人則是繼續留在台灣。當時日本政府對台灣的教育政策有二種,一是「放任驅逐」,一是「同化」。經過多方討論後,選擇了同化,並任命伊澤修二為台灣總督府首任學務部長,積極展開國語(日語)教育。

當時八芝蘭(士林)一帶文風鼎盛,台灣總督府學務部特別從大稻埕搬到芝山巖惠濟宮,並在後殿開設芝山巖學堂,也就是現在士林國小的前身。招收國語傳習生,負責日語的推廣普及。並從日本招募老師來台教書,使此地成為日治時期台灣教育的發祥地。

1895年12月31日,芝山巖學堂的六位老師,楫取道明(39歲)、關口長太郎(38歲)、井原順之助(24歲)、中島長吉(27歲)、桂金太郎(27歲)、平井數馬(18歲),原本要到台北城內總督府跨年慶祝元旦,途中遇到暴動便返回學堂。卻又碰上抗日人士而慘遭斬首。(另一說則是遭到土匪搶劫而被殺害),這就是芝山岩(巖)事件的由來。

台灣總督府下令追查兇手予以懲處,撫卹受難者家屬,芝山巖學堂也因此停課三個月。將六位老師的骨灰安葬於芝山岩(巖)山頂,舉辦追思典禮。並設立「學務官僚遭難之碑」由總理大臣伊藤博文親自撰寫碑文。幾年之後又在六氏先生墓附近設立「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與「故教育者姓名碑」。1929年芝山岩神社落成,其後每年2月1日的例祭,都會由士林公學校全體師生唱頌六氏先生之歌紀念他們。

二戰結束後,芝山岩神社、六氏先生墓和紀念碑都被破壞搗毀。神社原址改建為雨農閱覽室。1980年代芝山岩不再是軍事管制區後,許多歷史文物開始受到重視。在當地民眾及各界人士的協助下,先是在士林國小百年校慶時,重立六氏先生墓,接著再把「學務官僚遭難之碑」、「台灣亡教育者招魂碑」、「故教育者姓名碑」逐一復原。

每年芝山巖惠濟宮中元普度,除了祭祀漳泉械鬥而死的亡者,也會特別超渡六氏先生,希望祂們吃飽喝足,放下仇恨,好好安息。

資料來源: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六氏先生墓

日治時期發生的芝山巖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