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莊大拜拜/將腳都在做什麼 現身說法讓你知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還願將腳是北部廟會遶境的獨特風景,一旦向神明許願必定要走三年,事前還得要至少吃素 […]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還願將腳是北部廟會遶境的獨特風景,一旦向神明許願必定要走三年,事前還得要至少吃素三天,過程也得要繼續吃。有些人只是單純想要為神明服務,沒有特別的目的。保庇NOW去年因青山祭而與陳大哥結緣,這次又在新莊大拜拜遇見陳宏政大哥,於是請他分享擔任將腳的心路歷程。

將腳,簡而言之就是由信眾自行擔任神明的部下,遶境期間供其差遣使喚,但和隨香信眾不同,受到戒律規範,但也沒到官將首、家將這般嚴苛的排練儀式步伐,以身體力行報答神明的庇佑。

編:擔任將腳的資歷有多久了?
陳:看別人扮將腳,是從小看到大。自己親自扮將腳,則是從去年才開始。不只參與新莊大拜拜的扮將,去年艋舺青山宮首度恢復扮將腳,也特別去報名參加。

編:有的人扮將是為了向神明還願,你來扮將是為了什麼呢?
陳:近二三年時常做夢夢見神明,像是七爺八爺、十殿閻羅、關公等,各式各樣不同種類的神明。只要夢到就會去找有祭祀這尊神明的廟宇拜拜。有一天也是在廟裡拜拜的時候就看到廟方張貼將腳的海報,才知道原來還有這種服務神明的方式,當時沒有多想就報名了,一直持續到現在。

編:扮將有什麼禁忌或規矩嗎?
陳:如果是向神明還願至少要連續走三年,只要是扮將的人至少要從前三天開始吃素,扮將的這二天也都要吃素。但我自己是從一個禮拜前就開始吃素了。開臉之後盡量不隨意說話,吃東西也會特別遮一下。

編:扮將的時候有什麼特別深刻的故事嗎?
陳:大家都把廟會遶境和打架鬧事劃上等號,但是我自己扮將的時候,是遇到有住戶刻意朝著陣頭潑水,說遶境很吵鞭炮聲很大很嚇人。不然就是沒來由地霹靂啪啦對著我們扮將的人或者是陣頭大罵,什麼難聽話都有。當然有些人會氣不過想要去跟對方理論,但是有經驗的大哥都會先安撫大家,確認沒有人受傷或是傷害到神明。再去跟對方說明,也請對方多多包涵不要對著遶境隊伍潑水或口出惡言。其實這樣的挑釁不少,只是沒有來參加的人不會知道而已。

另外就是晚上為了要趕時間進度回到廟裡,沿途又剛好沒有民眾設香案、紅壇,整個隊伍就會用小跑步的前進。深夜裡腳上的鈴鐺隨著跑步擺盪而發出聲響,有一種說不出的神聖感,我非常享受那個當下。

編:你參加過青山宮和地藏庵的扮將,覺得二者的不同是?
陳:青山宮遶境的時候遇到雨天,清昭誠會的大哥們也一起扮將,他們的顧將人員非常熱心,隨時會注意扮將人員的狀況。可能是首次恢復扮將,所以會很遵守開臉後就盡量不說話,以筆談來溝通,擔心扮將人員太累,只要隊伍確定會停一陣子就立即拿椅子給我們坐,真的被很妥善的照顧。

我們新莊自己的就比較自由,不過大原則還是一樣,一旦開臉就不任意妄為。需要幫忙舉牌,有一年是拿大旗,風一吹來差一點就擔心自己被吹倒,雖然身體是辛苦的,但心情卻很平靜。

編:家人對於你扮將有什麼看法?
陳:除了擔心打架鬧事之外,沒有其他的。新聞常常有廟會遶境期間打架鬧事,家人擔心我去扮將不小心捲入,會受傷或者受到波及,但說真的到目前為止我都是平安的去,平安的回,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編:會扮將扮到什麼時候呢?
陳:並沒有限制扮到什麼時候,只要是工作能配合的上,就會盡量參加,可能就走到不能走的那天吧。

開臉著裝完成的將腳(圖/陳宏政提供)
開臉著裝完成的將腳(圖/陳宏政提供)

陳大哥的分享,讓我們了解到扮將不一定是要跟神明要求什麼,有時候一顆純粹服務的心也能讓人持續不斷。訪談過程中,陳大哥也提到傳統廟會是台灣人的文化之一,許多國家都對此感到驚嘆,他選擇用扮將體驗傳承,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參與。了解是尊重的開始,踏出第一步彼此才有對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