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奇蹟還是迷信 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眾神來傳訊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通靈少女》播映時引起台灣對於通靈人、乩童、靈乩、薩滿、靈媒的討論和好奇,世界各 […]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通靈少女》播映時引起台灣對於通靈人、乩童、靈乩、薩滿、靈媒的討論和好奇,世界各地的宗教信仰皆不乏作為神與人之間溝通橋樑的傳訊人,這些傳訊人究竟是自願還是有其他原因,如果想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又要從何下手?

禁忌是聖與俗之間界線,《看不見的台灣》並未試圖挑戰任何界線,只有不斷挑戰自我,達到與自己的和解。故事就從身為媽祖和城隍爺傳訊人的美鈴開始,沒想到卻讓導演林明謙一頭栽入,處理家族的秘密,面對酒精中毒肝硬化的弟弟,原來背後有著不知名的力量推動。而從導演開始,其他的劇組人員也漸漸的感受到這股能量,拍攝主角從美鈴擴及到與此相關的每一個人,進而產生跨界和解。

影片中擔任神明傳訊人,以及翻譯天語的人恰恰都是女性。和我們一般熟知操五寶流血流汗的乩童大相逕庭,也和痛哭流涕旋轉跳舞的靈乩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這些神明傳訊人都會口說天語或是靈語,和原來的神態完全不同,明明是成熟穩重的人,卻像孩子般頑皮搗蛋,或是平時嬌弱的女子,姿態卻如男性般雄偉霸氣。

天語或是靈語,依照學習系統不一而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認為就如同wifi訊號,連上線靈體就能夠藉由傳訊人說出訊息,但這些訊息並不是我們習慣的國語、台語、英語、日語,有時只是一連串音節,或是不明所以的聲音,需要翻譯解釋才能理解。

在民間信仰中,負責翻譯這些天語、靈語甚至是神諭的人,普遍稱為桌頭,依照信仰系統不同也會有不同的稱呼。例如鸞堂信仰中解讀沙盤上字跡的人就稱為唱鸞生,不過也有些人是可以在與能量體溝通的同時,又解釋給周遭的人聽。

由於不是我們能理解的溝通方式,免不了會懷疑是否有串通詐騙的嫌疑。當人能夠對於所信仰的事物產生質疑才不會輕易的落入迷信之中,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煉」,真實經得起反覆檢視,只要保持理智自然能看出破綻。

就像是陪著我們一起長大的《哈利波特》,每個人都在期待貓頭鷹什麼時候把自己的入學通知送來。想成為乩身、尪姨、薩滿、通靈人、傳訊人,比起成為道士、法師更加困難。雖說坊間有許多開發課程,但以乩童為例,大多為家族世襲,或是神明欽點,說白了緣分相當重要。

既然凡人無法成為神明訊息的傳達人,但是可以看看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聽說擁有敏感體質的朋友在試映會上,看到了很多看不見的朋友也來共襄盛舉,《看不見的台灣》即將在六月十五全台戲院上映,我們就直接進戲院好好的感受吧。

《看不見的台灣》將於六月十五全台上映(圖/看不見的台灣 A Journey with Invisible Friends)
《看不見的台灣》將於六月十五全台上映(圖/看不見的台灣 A Journey with Invisible Friends

延伸閱讀:

神明的傳聲筒 乩童桌頭出任務
Soulmate是你嗎?各地跑透透靈乩好忙!

資料來源:

看不見的台灣 A Journey with Invisible Friends
全國宗教資訊網-尪姨
全國宗教資訊網-童乩、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