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處市中心的鄉土聚落 豬屠口「廟街」風情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一開始看到「豬屠口」這個地名時,相信很多人跟小編一樣都 […]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一開始看到「豬屠口」這個地名時,相信很多人跟小編一樣都黑人問號,怎麼會有這個特別(詭異)的地名?但也馬上想到應該就跟這區域的歷史發展有關係;一查之下,發現豬屠口這區域發展的歷程確實很有趣。

豬屠口協天宮關平太子。(圖/連宜方攝)
豬屠口協天宮關平太子。(圖/連宜方攝)

豬屠口這地方原本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水田,在大正二年(西元1913年)時日本政府將這一區規劃為家畜市場;直到國民政府接收台灣時,雖然將家畜市場拆遷,但這裡歷經了約50年的屠宰牲畜歷史,已給外界「陰邪煞氣」、「骯髒雜亂」的既定印象,大部分的台北市居民並不樂意搬遷到此處生活。

民國50年代,有一群自雲林縣東勢鄉、台西鄉、四湖鄉等地北上工作的移民選擇落腳於此處;這些移民們因為離家打拚、人生地不熟,所以許多舉家搬遷的移民選擇將自己家鄉的神明、信仰一同恭請至台北豬屠口,也形成了豬屠口特殊的「廟街」景象。

以樹德公園為中心擴散的周邊住宅區,平均10-30公尺就有一間宮廟,有的宮廟與宮廟的距離之間差不到5公尺,宮廟密度如此高的豬屠口也吸引了許多台灣宮廟迷到這裡朝聖。雖然每一間宮廟的規模都不大,但因為都是從雲林恭請至豬屠口,因此有些神明對北部居民來說是較少見的特色主祀神明。小編特別到豬屠口樹德公園走了一圈,看看光是樹德公園外圍這一圈就佇立了幾間宮廟?

民國62年(西元1973年)隨著蘭州國宅的興建,有越來越多人移居至豬屠口,但居住人民還是以雲林縣或其他縣市移民為主;曾經有段時間,豬屠口「惡名昭彰」,移民背景複雜,且移民間的零星械鬥時常發生,且賭場流竄,加上販毒時有所聞,當然不只有豬屠口,嚴格說起來還有大橋頭、四崁、下厝庄一帶,都是警方的重點管制區域。

但在警方全力掃蕩和民情改變下,這一帶已經煥然一新,有了新的民俗風情面貌;宮廟還是在,繞著樹德公園走一圈,坐在大樹下乘涼的長輩、坐在廟埕前吃冰的小孩、頂著豔陽揮汗做生意的攤販……豬屠口揮別過去曾有的陰影,挾著信仰的堅定力量,在台北市都會區走出了屬於自己的生活步調。

 

資料參考(多看多保庇!):

台北市豬屠口「廟街」景觀探討。陳昱瑋、陳柏宇。
豬屠口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