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古城慢慢遊 生活就在廟宇市場中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宜蘭城,符合清朝城池最小規模,直徑180丈,周長約565丈, […]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宜蘭城,符合清朝城池最小規模,直徑180丈,周長約565丈,只要步行30分鐘就能走完。由現存的道路名稱就能一窺古時民間信仰中心,以及宜蘭城的遺跡。

城隍爺守護城池(圖/林書竹攝)
城隍爺守護城池(圖/林書竹攝)

舊城東西南北路、聖後街、文昌路、城隍街、碧霞街,外地人看到這些街道名稱,肯定一頭霧水,但是對於宜蘭人來說,卻是再熟悉不過。1812年楊廷理建立宜蘭城,以昭應宮為中心,將城池劃分東西南北。清朝時期建立的城池一定能找到城隍廟,「城」為城牆、「隍」為護城河,建廟祭祀期望城隍老爺守護城池。護城河雖已不復見,但宜蘭演藝廳旁的渠道,就是過去護城河的分支。

文人雅士匯集之處(圖/林書竹攝)
文人雅士匯集之處(圖/林書竹攝)

要了解一個地區的族群組成、生活習慣、口味喜好,首先是廟宇,再來是市場。文人雅士匯集的文昌宮,是清朝時期東部地區首座成立的書院-仰山書院所在地,以及北管福祿派總蘭社的會所,可說是當時宜蘭藝文發展的重要據點,北管的發展也成為日後歌仔戲發展的基石。

南館市場金紙鋪擺滿各式金紙蠟燭,民間信仰相信香火不斷才得以延續,香為了因應家庭與廟宇的需求,發展出燃燒時間長短粗細不一的樣式,同樣給予先人或神明的金銀紙、供品等也越來越多元,例如讓祖先周遊列國的各國紙幣、人手一支的紙製智慧型手機,這些都源自於人們以自身想像祖先需求,這也是民間信仰中的特色之一。

碧霞宮為當時讀書人抗日聚集地(圖/林書竹攝)
碧霞宮為當時讀書人抗日聚集地(圖/林書竹攝)

碧霞宮也稱岳武穆王廟,清廷將台灣割讓給日本,當時宜蘭地區的讀書人正在考慮是否要返回中國,但在扶鸞之後得到「宣揚忠孝不必回鄉」的神諭,且在進士楊士芳發起下,設鸞堂奉祀岳飛。同時設立勸善局、樂施社,教育大眾、濟世助學等,私底下則為讀書人抗日密謀的基地。

宜蘭美術館的前身為台灣銀行宜蘭分行,館中仍保留當時銀行金庫大門。厚重的金庫大門原封不動地融入美術館,並未像古蹟般陳列於玻璃箱中,只要來到宜蘭美術館就如同在日治時期的台灣銀行。走到頂樓平台,鳥瞰整個宜蘭市景,雖然矗立的高樓大廈無法讓人飽覽蘭陽平原,但仍可以在此想像古時繁榮景象。

宜蘭城隨著政權更迭而改變,日本政府以衛生為由,執行「市區改正」計畫,拆除城門與城牆,護城河視為水圳處理,並於上方拓寬為道路,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看不到護城河。但近年來人們深感於文化流失,各地政府極力復興在地歷史,已找出不少拆除城門的遺跡。

文化需要日積月累,講求速度的時代,技藝、工藝、傳承的凋零成為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於是我們只能從前人留下的東西尋找失散的碎片,或許除了保存之外,人們是否正視自己失去文化這件事,也是我們需要討論的議題。

延伸閱讀:

宜蘭大拜拜/復興傳統火炬 東嶽仁聖大帝暗訪紀錄
每個人都要跟我報到 東嶽大帝好忙碌
報告神明我有罪 夯枷除罪行不行
2018宜蘭東嶽文化祭 戲曲廟會一次滿足

資料來源:

宜蘭演藝廳
台北城市散步
Stay旅人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