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廟打卡》關帝殿

來到台南只要跟運將大哥說:「到關帝廳」,不用問第二句話,下一秒就到達。我們都知道國民男神關聖帝君,魅力無法擋允 […]
 

來到台南只要跟運將大哥說:「到關帝廳」,不用問第二句話,下一秒就到達。我們都知道國民男神關聖帝君,魅力無法擋允文允武樣樣精通,但為什麼台南人提到關帝廳彷彿像是多年老友般熟識,而且不是叫做關帝殿嗎?

主持人高思博,帶大家來認識關帝殿(圖/來源:Allen攝)
主持人高思博,帶大家來認識關帝殿(圖/來源:Allen攝)

小編和大家一樣帶著滿肚子的疑問來到位於台南市東區的關帝殿,廟埕種植著四顆百年老樹,甚至還有少見的馬使爺和赤兔馬。為了尋找答案,請主持人前行政院政務委員高思博出馬,帶著我們來請教關帝殿的高智明常務監察委員。原來是受到日治時期的影響,過去台南東區劃分在台南廳,加上清朝時期曾是官廟,因此在地人習慣稱為關帝廳。難怪小編跟運將大哥說關帝殿,大哥一頭霧水搞不清楚。

台南關帝殿,牌樓下重製下馬碑(圖/來源:Allen攝)
台南關帝殿,牌樓下重製下馬碑(圖/來源:Allen攝)

關帝殿為清朝時期官廟,官員到此參拜時,無論是騎馬或搭轎子,一到下馬碑就必須步行進入廟中,以示對關聖帝君的尊重。目前位在牌樓右邊的下馬碑為後來重製。附近的耆老說,過去官帝殿周遭都是甘蔗田、稻田、由於當時人們對文物保存的觀念尚未興盛,下馬碑就這樣被人用牛車載走。廟方不放棄尋找,經神明指示,下馬碑就埋在嘉南水利會的渠道中,水利會基於開挖可能造成渠道崩塌而拒絕。聽說關聖帝君指示的地點,每到黃昏就會散發五彩光芒。現在這塊下馬碑就是因為原本的找不回來,關聖帝君便指示廟方製作,才能讓大家看到下馬碑究竟是什麼樣子。

台南關帝殿,龍鳳古榕之一(圖/來源:Allen攝)
台南關帝殿,龍鳳古榕之一(圖/來源:Allen攝)

廟埕這四顆榕樹也大有來歷,都是在清同治九年(西元1870年)種下,後來卻長得愈來愈不同。靠近廟的二棵榕樹,氣根多,枝幹粗壯彷彿是美髯男子。而靠近牌樓的二棵榕樹,則是樣貌纖細,姿態優雅宛如女子,於是才會稱為龍鳳古榕。夏天在樹下乘涼是多麼愜意舒適,這絕對是都市裡難得享受的吉光片羽。

高思博說這就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最佳寫照,傳承不僅是將先人的智慧和經驗留下,更要將眼光放遠,為後世保留最好的東西。信仰和生活本來就密不可分,無論是為神為人都必須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廟宇帶頭做,讓大家學習模仿,就會有更多人投入。

台南關帝殿,馬使爺(圖/來源:Allen攝)
台南關帝殿,馬使爺(圖/來源:Allen攝)

赤兔馬的來歷大家都知道,但是馬使爺的身分可說是眾說紛紜。高智明常務監察委員和我們分享,雖然有些說法指馬使爺為周倉將軍,但就三國的歷史來說並不成立,而大眾較能接受的是照顧赤兔馬的無名官兵。若是想要求子的朋友,來到關帝殿一定要來祭拜赤兔馬,記得摸一摸祂的生殖器,讓你求子順利,還有很多人來向馬使爺祈求行車安全,出入平安。

台南關帝殿,忠義配天匾額(圖/來源:Allen攝)
台南關帝殿,忠義配天匾額(圖/來源:Allen攝)

關帝殿曾在民國71年列為三級古蹟,因為道路開發和廟宇修繕的緣故,最終不符合文化資產保存法。但廟中仍保有清嘉慶時重修廟宇,官員王得祿贈送的匾額「忠義配天」,懸掛於內殿。雖然已被香火燻黑,但字跡仍清晰可見。

關聖帝君忠肝義膽的形象深植人心,行事剛正不阿是許多人效法的對象。高思博結束拍攝後坐在樹下歇息,想著廟宇做為人神交會的場所,老一輩無法抵抗時光催促,一個個的離去,新一代又不願承接衣缽,如果有一天人們連關聖帝君都不認識了,那麼我們的根還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