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庇臉譜/打面師父林自賢 傳承宗教藝術

在廟會中八家將、官將、八將團這些陣頭出軍前都會有許多繁雜的前製作業,其中專門負責幫出軍團員畫臉譜的被稱為「面師」。在北部頗有名氣的林自賢師父,就是專門負責這一塊的「面師」。
 

在廟會中八家將、官將、八將團這些陣頭出軍前都會有許多繁雜的前製作業,其中專門負責幫出軍團員畫臉譜的被稱為「面師」。在北部頗有名氣的林自賢師父,就是專門負責這一塊的「面師」。

保庇NOW與林自賢的相識是在2017年的青山王祭,當時替青山宮八將團以及還願將腳「打面」的就是林自賢。平時有正職的他大多是在假日才會替有出軍的將團「打面」。

面具上的八將臉譜都出自林自賢之手。(圖/黃彥昇攝)
面具上的八將臉譜都出自林自賢之手。(圖/黃彥昇攝)

林自賢在國中時期原本是運動健將,後來受傷才離開運動領域,剛好家族內有幾位親戚家中有經營廟宇,都有八家將團,就跟著一起學習。但當時北部的家將團在於臉譜這一塊比較沒有關注,幾年下來接觸到比較多的陣頭,就轉過頭來檢討自己的情況。後來經由朋友的介紹,到嘉義一位很有名的師父陳金鑫先生的門下學習。

林自賢的工具箱,放滿顏料與毛筆。(圖/黃彥昇攝)
林自賢的工具箱,放滿顏料與毛筆。(圖/黃彥昇攝)

陳金鑫先生所屬嘉邑如意振裕堂是傳承數代的八家將團,林自賢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跟陳老先生學習。「我願意讓你在旁邊看,並不代表我會手把手的教你。」林自賢這樣說,這是許多台灣老師父的觀念,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要自己去領會其中的「眉角」,努力才會有結果。如今,他仍然感謝陳金鑫師父的磨練。

保庇NOW與林自賢在艋舺青山王祭相識。(圖/今日新聞資料照)
保庇NOW與林自賢在艋舺青山王祭相識。(圖/今日新聞資料照)

對於臉譜藝術的傳承,林自賢認為最困難的是「我們想教,人家不一定想學。」而且有不少人都是三分鐘熱度,因為一時的感興趣而來學習,「因為學習過程其實很枯燥乏味,就是拿著一支毛筆一直練,所以願意坐下來練習的很少。」

北部知名面師林自賢。(圖/黃彥昇攝)
北部知名面師林自賢。(圖/黃彥昇攝)

「這是我的興趣,我沒有把它當職業。」林自賢這麼說是因為害怕職業倦怠,而且現在北部的將團出團率沒有以前高,他真正想要做的是傳承。他不定期會開臉譜班傳授這些藝術,主要目的在推廣,希望能有更多人瞭解這一塊,讓更多人能對這塊領域改觀,而要改觀的最好作法,就是讓大家一起瞭解,一起參與。

林自賢解釋,他將臉譜視為宗教藝術,也包含了很多元素,除了傳統信仰,也有戲曲的成分在,有不少外國朋友喜歡這些東西,但在台灣卻常受到批評。他表示,現在宗教陣頭這個領域的確有老鼠屎,但大家如果只關注這些老鼠屎的話,「就會忽略那一鍋粥。」

詢問他在畫臉譜的時候是否有什麼禁忌?林自賢表示,他本身並沒有這些顧忌,也認為「誰說女孩子不能畫?」只要把「打面」當作一種詮釋,該注意的重點都有顧到,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禁忌的,但是該有的規矩,就要遵守。

記者詢問他能畫多少臉譜?他回答是自己也不知道。他拿起畫著八爺臉譜的面具,說是一個范將軍他就可以畫出十種以上,只要這個角色的特徵有表達出來,很多地方是面師可以自由發揮的。

林自賢描繪范將軍的臉譜。(圖/黃彥昇攝)
林自賢描繪范將軍的臉譜。(圖/黃彥昇攝)

在這次的採訪中,林自賢特別展演出自己的「打面」技術,在徒弟李智文的臉上畫了一個范將軍的臉譜,在「打面」的同時也不斷講解該注意哪些地方,例如要順著人的肌肉線條來畫,還有依據臉譜角色的性格不同要做不一樣的詮釋。以范將軍為例,因為祂性格火爆、剛烈,所以會以火焰的圖騰來表示。而一個臉譜的完成將近半個小時,因為一點都不能馬虎。

林自賢描繪范將軍的臉譜。(圖/黃彥昇攝)
林自賢描繪范將軍的臉譜。(圖/黃彥昇攝)

採訪的最後,林自賢說其實很多人在不了解傳統的情況下想試著去詮釋傳統,這個出發點沒有錯,但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變成「消費傳統」,是他不願見到的情況。但他也自謙的認為自己也還在持續的學習,因為這個領域太過寬廣,很難有學完的一天,只能大家一起努力,才能讓宗教藝術發展得更加寬廣。

大功告成。(圖/黃彥昇攝)
大功告成。(圖/黃彥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