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追追追-芝山巖有條濁水溪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分類械鬥是台灣人類史上的沉重一頁,而其中的漳泉械鬥是橫跨時間長久、範圍最大的武裝衝突,也因此在台灣各地或多或少都有當時漳泉械鬥留下的遺跡,而今天要講的怪談也與漳泉械鬥有關。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分類械鬥是台灣人類史上的沉重一頁,而其中的漳泉械鬥是橫跨時間長久、範圍最大的武裝衝突,也因此在台灣各地或多或少都有當時漳泉械鬥留下的遺跡,而今天要講的怪談也與漳泉械鬥有關。

芝山公園入口。圖片來源:WIKI圖庫。攝影師:Winertai
芝山公園入口。圖片來源:WIKI圖庫。攝影師:Winertai

漳泉械鬥長達百年,說是「械鬥」我覺得太小看台灣人這個戰鬥民族了,說是「漳泉合戰」可能比較恰當,為什麼呢?請聽我往下講。

以咸豐九年(1859年)的那一次為例,當時的泉州龍頭黃龍安率領泉州士兵三千餘人攻打枋橋(板橋),將漳州人的莊頭都燒的差不多了。當時的漳州龍頭板橋林家緊急組織漳州聯軍,開始全面反攻,才將戰線推回加蚋仔(南萬華)。

漳州聯軍有多少人無法得知,但能將三千多人的泉州軍打回加蚋仔,所以我認為雙方在戰力上應該是勢均力敵的。就算漳州聯軍也三千人,這場戰爭是六千多人的大戰,已經不是「械鬥」這種等級的,而且雙方已經以「火槍」為主要兵器,由此可見,漳泉合戰的規模有多誇張了。

而今天要說的怪談,地點在今天的芝山巖,在清治時期這裡是漳州人的地盤,而芝山巖旁有一條小溪,原本水是清澈的,現在卻成了濁水。

原來當年漳泉合戰的時候,泉州人將漳州人困在芝山巖上,芝山巖的地型易守難攻,泉州人攻不上去,但漳州人雖可保一時無虞,但時間久了,彈盡援絕也只有死路一條。泉州人看準這一點,想出一個狠毒的計謀。

泉州人在芝山巖下大喊:「漳州人只要三、五人將辮子綁在一起,下山投降,絕對不殺。」

漳州人信以為真,就這麼做了,沒想到一下山就被蜂擁而至的泉州人殺害,而這些被害的漳州人的鮮血,就流入溪中,從此,那條溪的溪水就是混濁的,沒有再清澈過。

據說那條溪就是現在的蘭雅溪,古稱石角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