艋舺青山王祭-還願開臉當尊王兵將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艋舺一年一度的青山王祭是萬華的小過年,也是全國注目的宗教盛事。前面文章介紹過,今年開放報名還願「將腳」,我看到後就直接報名啦!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艋舺一年一度的青山王祭是萬華的小過年,也是全國注目的宗教盛事。前面文章介紹過,今年開放報名還願「將腳」,我看到後就直接報名啦!

一開始害怕自己走不完。
一開始害怕自己走不完。

很多人問我說,到底要還甚麼願呢?因為跟著尊王繞境其實並不輕鬆,在拿報名表的時候,宮裡的阿姨就跟我說這會很辛苦,要我好好考慮一下。其實我要還的願很簡單,就是身為一個艋舺人,三十多年來都受尊王照顧,一路平安長大,我想這個理由就很夠了。

已經開好臉的大哥、大姊,還有今年坐頭家三輪車的妹妹。
已經開好臉的大哥、大姊,還有今年坐頭家三輪車的妹妹。

我報名的是暗訪第二天的遶境,在中午十一點多時,青山宮的地下室內已經有好幾位已經開好臉的「將腳」大哥與大姐。

熱心指導的將腳大哥。
熱心指導的將腳大哥。

 

我一下去就被一位大哥叫過去開臉,原來這位大哥是「艋舺青山宮八將團」的專屬面師-林自賢老師。

知名的「打臉師父」林自賢老師。
知名的「打臉師父」林自賢老師。

林自賢老師因為還要幫「艋舺青山宮八將團」,所以時間上比較趕,但是知道我們這次的來意後,非常有耐心地幫我們講解這些臉譜的意義以及「打面」二字的由來,原來以前的「打面師父」用的材料有「鍋灰」,比較硬難以散開,師父需要以比較大的力氣用手掌推散顏料,才會說是「打面」。林師父幫我的臉是「范將軍」的臉譜,但也因為我是還願的「將腳」,不是真正的「將」,所以嘴巴會畫得有點歪。

左邊是等待開臉的陳大哥,他今年也連走三天。
左邊是等待開臉的陳大哥,他今年也連走三天。

同樣報名「將腳」的陳大哥,因為這幾年常夢到神明,在今年新莊大拜拜就有報名「將腳」,體驗後覺得還不錯,所以青山王聖誕也報名「將腳」,連走三天令人佩服。

已開好臉的黃大姊,今年連走三天,令人佩服。
已開好臉的黃大姊,今年連走三天,令人佩服。

熱心的黃大姊是本地人,因為「傳承」而報名「將腳」,一樣走完三天,這份毅力令人欽佩不已。

幫陳大哥開臉的王慶齡大哥,同時也是今年的值東副爐主。
幫陳大哥開臉的王慶齡大哥,同時也是今年的值東副爐主。

這一位也在幫「將腳」開臉的師父,是今年「還願將腳」的負責人,同時也是今年的副爐主-王慶齡大哥,王大哥非常仔細的講解「將腳」的由來,還有青山王繞境的各種習俗,包括繞境的三天之中,七爺、八爺手中拿的工具三天都不同之類細節緣由為何,同時也非常希望有更多人可以關注在傳統民俗這個領域。王大哥的家族在青山宮服務已經好幾代了,希望青山宮可以越來越好,為保留傳統盡一份心力。言談之間可以了解到,王大哥是個草根性十足的人,而且充滿熱血與真誠,他為尊王服務是不求回報的。

保庇NOW要大力感謝的青山宮典儀組長-郭懿堅大哥。
保庇NOW要大力感謝的青山宮典儀組長-郭懿堅大哥。

還願「將腳」在這次遶境中的主要工作,就是跟著「陰陽司」的三輪車,經過廟宇以及紅壇時拿香參拜,然後將鹹光餅分給信眾。

「將腳」跟著「陰陽司」,分發鹹光餅給信眾吃平安。
「將腳」跟著「陰陽司」,分發鹹光餅給信眾吃平安。
「將腳」跟著「陰陽司」,分發鹹光餅給信眾吃平安。
「將腳」跟著「陰陽司」,分發鹹光餅給信眾吃平安。

到了出發時間,有一個類似「喊班」的動作,就是全體「將腳」跟著「陰陽司」向尊王秉報即將展開繞境,接著走出廟門,開始一整天的行程。

辛苦「顧將」的「新北市淡水清昭誠祖師會」的大哥大姊。
辛苦「顧將」的「新北市淡水清昭誠祖師會」的大哥大姊。

這一次的繞境非常感謝「新北市淡水清昭誠祖師會」的各位大哥大姐們一路幫忙,若不是這幾位大哥大姊幫忙「顧將」,我可能無法走完全程。「淡水清昭誠祖師會」與尊王有緣,受了尊王指點幫忙,所以這次有好幾位成員一起開臉扮將。

第三天「正日」,陰陽司與將腳的合照。
第三天「正日」,陰陽司與將腳的合照。

剛開始走的時候天氣非常好,也經過了很多我不知道的艋舺宮廟,原來艋舺遠比我想像的大。

原本想走一整天的行程會非常累,但實際走下來,真的沒有想像中的累,因為繞境隊伍走走停停,只要稍微停下來,「顧將」的大哥大姐們立刻就將椅子拿出來,「將腳」馬上就能休息。

坐頭家三輪車的妹妹,三輪車放滿鹹光餅。
坐頭家三輪車的妹妹,三輪車放滿鹹光餅。

因為前兩天「暗訪」都是走小路,沿途經過非常多的民宅,有很多尊王的信眾親切的拿著飲料與礦泉水問我們有沒有需要,也也很多小朋友與老人家來拿鹹光餅,要回家「吃平安」。

虔誠的隨香信眾。
虔誠的隨香信眾。

走到晚上十一點多,走到了最熱鬧的西門町,很多外國遊客對台灣的廟會文化非常有興趣,跟拍了好長一段路。

青山宮的陰陽司公。
青山宮的陰陽司公。

終於,在凌晨一點,終於回到青山宮了。在答謝尊王後,就是「恭請王爺退堂」,第二天的遶境才算正式結束。

這次的感受與過去幾十年完全不同,以前的角度比較類似「旁觀者」,這次身處繞境隊伍之中,更能深刻感受艋舺信眾對尊王的虔誠,我們「將腳」沾尊王的光,走到各處都被熱烈的信眾夾道歡迎,由「第一人稱視角」看出去,才能了解尊王的神威有多震撼人心。

這一次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只報名了第二天的遶境,而「將腳」之中有好幾位大哥大姊都是直接走完三天,令人心生佩服。

總之,想向尊王還願卻又害怕走不完全程的人,這次的「還願將腳」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累人,同時也可以感受到民間信仰的獨到之處,以及尊王的神威遠播,錯過了今年沒關係,明年,大家可以一起來當尊王的兵將!

這一次要感謝的人非常多,青山宮主委汪彩霞女士、青山宮總幹事吳克東大哥、青山宮典儀組長郭懿堅大哥、青山八將團林家和團長和高玉峰總幹事、值東副爐主王慶齡大哥、八將團面師林自賢大哥與他的助手,還有遶境過程中,無私分享自身經驗給保庇小編的清昭誠祖師會榮譽會長張幼杰、現任會長「郵局大哥」,連走三天的將腳黃大姊與陳大哥,還有一位幫助保庇NOW很多的神秘藏鏡人「曾小姐」,以及很多很多我們不知道名字、但我們真的衷心感謝的人。

期待明年、後年、以及未來的每一年,都可以在為神明服務的場合與大家再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