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島職人守護民俗未來-家將搜捕手王呈哲

陸續獲得國內外攝影獎項的肯定,王呈哲(綽號:存摺,以下皆以存摺稱呼)並未以此滿足,自己究竟能夠用累積下來的東西 […]
 
刑具爺
刑具爺。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陸續獲得國內外攝影獎項的肯定,王呈哲(綽號:存摺,以下皆以存摺稱呼)並未以此滿足,自己究竟能夠用累積下來的東西做些什麼。又到了人生抉擇的時刻,成為商業攝影師、或是走向學術、還是苦哈哈的廟會攝影呢?仔細思考後結合學術能夠讓自己用不同的視角重新思考傳承文化,於是一邊工作、一邊讀文創EMBA、一邊追廟會的現充生活就此展開啦!

昱辰軒
昱辰軒。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一開始拍照時,存摺的書法老師告訴他,他的作品構圖光線各方面都很棒,要堅持下去就能拍出些什麼。老師的鼓勵,讓他相信無論做什麼都要堅持下去才能看見其中的奧妙。因緣際會之下接觸昱辰軒,讓他決定跟拍昱辰軒。從小小車庫走到今日的局面,是互相扶持的成果。昱辰軒的團長曾說存摺是他看過最不一樣的攝影師,因為其他攝影師只要在旁邊拍就好,頭一次有人說要跳看看,全台灣大概只有昱辰軒可以說他們團連攝影師都可以吃炮。實際和團員一起跳才知道每一個動作都是真功夫,不過一個晚上的訓練就讓他全身肌肉哀號,果然隔行如隔山,還是交給專業的來。況且昱辰軒的團員們每個人都有正職工作,要在工作之餘撥出時間來練習、出陣是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夠做到的。每一次出團不管天氣好是壞,都必須全程走完,不可能今天下大雨就取消,在不危及性命安全的情況下,再苦都要完成。因為他們是為神明服務的人,一旦上場就要堅持到底。

昱辰軒
昱辰軒。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作為昱辰軒的專任攝影師,留下家將的各種風貌,現在也因為家將攝影而獲得國外的肯定,讓國人再次注意廟宇陣頭文化,難道沒有受到其他家將的邀約拍攝嗎?存摺說當然有,但是就像他說的沾醬油是無法看到什麼的。和昱辰軒長期累積的默契,讓團員面對鏡頭更加卯足全力,而跳過陣頭也清楚團員下一步會走到哪,更能精確地抓住每一秒,拍出的作品也更有渲染力。所以友團的邀約,除非是相當熟悉的朋友,否則都是盡量拒絕。關於昱辰軒的未來發展存摺也問過團長,彼此都清楚這是互相扶持而來的,並沒有特別的目標要成為世界第一或者轉向完全的表演藝術團體。陣頭除了迎熱鬧,另一個部分還是和儀式有關,因此要如何拿捏藝術與宗教的分寸是非常重要的,以穩健的步伐持續推廣讓大眾認識家將,讓世界看到台灣的廟宇陣頭文化是現階段的目標,至於未來就到時候再說吧。

昱辰軒
昱辰軒。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針對台灣大眾對於參與家將成員喝酒、抽菸、刺青、髒話連篇、都是七桃囝仔的異樣眼光有什麼看法,存摺笑著說大家說的都沒錯,但是批評者能夠和家將的成員一起不怕風吹日曬的為信仰付出嗎?能夠和他們一起走完每一次遶境嗎?能夠在家庭、工作之中擠出時間就為了每一次的練習和演出嗎?又有多少人是真正體驗過他們的生活?存摺的每一個提問都讓人反思,整個社會在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之下,竟然恣意的將其劃分為非我族類,並且加以批評攻擊,而忽略這群人在做的是保留傳統文化的吉光片羽。團員對於外界的眼光有什麼想法嗎?存摺再度大笑,團員更不在意外界貼標籤,因為不管別人怎麼說,日子是自己的,想怎麼過由自己決定。

昱辰軒
昱辰軒。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文化是無法靠一己之力推廣,越多人投入才會有更多力量。存摺期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引起更多人的共鳴,特別是小朋友。雖然現在的自己距離功成名就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更別說名利雙收,只是比起尚未受到注目的後進來說,勉勉強強還能是個小角色。分享自己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不是要討拍抱怨,而是期許當有後生晚輩來請教,或是大人長輩說你做這有什麼出路時,可以站在一個客觀平實的角度給予建議,或是刺激對方發掘更不同的想法,而不是侷限在現有的狀態之中。至於開班授課這些技巧性的課程,坊間非常多,並不是他要做的。用攝影述說故事傳達訊息才是他最喜歡的事情,雖然有苦哈哈的鬱悶,但也有笑呵呵的滿足,歡迎大家跟他一起加入陣頭廟宇文化之中,用雙腳深切感受這片土地的人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