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將走上世界舞台後的反思-王呈哲專訪後記

昨日(10/12),保庇的兩位編輯專訪了攝影師王呈哲,外號「存摺」的他以台灣特有的八家將為照片主題,獲得法國的「巴黎Px3攝影大賽」的榮譽獎,是台灣少見能以八家將躍上國際舞台的攝影師。
 

昨日(10/12),保庇的兩位編輯專訪了攝影師王呈哲,外號「存摺」的他以台灣特有的八家將為照片主題,今年10月剛獲得美國國際攝影獎IPA(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活動/傳統與文化榮譽獎、建築榮譽獎、建築:城市景觀榮譽獎等三個獎項的榮譽獎,是台灣少見能以八家將躍上國際舞台的攝影師。

 

王呈哲攝影作品。
王呈哲攝影作品。

在訪談中,我們可以強烈的感受到王呈哲對台灣民間信仰的熱情,他一有時間就會去跟拍廟會,這種事沒有一股「傻勁」是做不來的。

接受專訪的王呈哲。
接受專訪的王呈哲。

在與存摺的對談中,我們都對目前台灣的民俗陣頭被汙名化這件事深有同感,對談之中我們發現,陣頭汙名化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陣頭人」其實都很瀟灑,被批評的地方都會想辦法改進,卻很少會對外界的批評作反駁。以存摺最親近的「新北昱辰軒」(就是世大運閉幕的八家將團)為例,其實團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並不是外界所想像的無所事事的人聚在一起作陣頭,但是「新北昱辰軒」並沒有跳出來反駁,因為沒有必要。而我也認為,「新北昱辰軒」已經藉由世界級的攝影比賽躍上國際舞台,實在沒有必要隨著無謂的批評起舞。

新北昱辰軒的刑具爺。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新北昱辰軒的刑具爺。圖片來源:存摺攝影。拍攝者:王呈哲

對於常跟陣頭扯上關係的負面形象,例如檳榔、菸、酒,王呈哲認為「那些東西本來就一直存在,不是只有陣頭人會碰,可是如果出現在陣頭內反而會被針對。」

本身就有親自跳家將的王呈哲也說那些東西他都沒碰,所以都是人的問題,不應該將這些責任都推給陣頭這個文化。

他也認為,台灣其實有許多人是不喜歡自己的文化的,但是這些文化若沒有人出來保存,以後我們可能就只能在教科書的圖片看到「這是鞭炮」、「這是八家將」,他不希望這樣,所以他會一直拍下去。

現在台灣很少有人願意花費資源保存這些文化,甚至欲除之而後快,筆者認為這是一種「知識者的傲慢」,有些人認為自己受過高等教育,卻連一點點的接觸都沒有試過就直接批評甚至往死裡打,我也不知道這些人哪來的自信,認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是高尚的。幸好,在與王呈哲對談之後,我還是對陣頭有信心,也許我們今天訪問的只是一位王呈哲,但是與他一樣關注台灣文化的人,一定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有的時候,一顆種子給它一個機會,它就會默默長起來了。若不喜歡,我們也不要去當那個破壞機會的人,這樣只會顯得自己無知,而且看不得人好。

台灣的文化還是有希望的,希望大家一起來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