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五)-鋼鐵般的意志(完)

人類是個很奇妙的生物,在面對艱困的問題而最後仍無解決之道時,都會將「意志力」當作最後的武器。   不 […]
 

人類是個很奇妙的生物,在面對艱困的問題而最後仍無解決之道時,都會將「意志力」當作最後的武器。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五)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五)

不論是安娜貝爾的電影,或是前文提到的邪靈、紙娃娃、玩偶,在我們透過另一股未知的力量解決後,似乎一切都會圓滿了。但真正幫我們戰勝的是我們無比強大的意志力。

在安娜貝爾的兩部電影中,我們看到安娜貝爾的惡靈不斷以幻覺攻擊人類,在戲中上帝彷彿不存在一般,只能靠神父或人類手持十字架去對付祂,然後不斷告訴大家要堅定自己的信念才能戰勝惡靈。這兩部電影給觀眾的恐怖在於電影中並沒有安排一個「英雄」來解救大家,例如香港殭屍片要有林正英、電影「大法師」的幾位神父,在這裡完全不存在。

香港殭屍電影的英雄林正英。圖片來源:WIKI圖庫
香港殭屍電影的英雄林正英。圖片來源:WIKI圖庫

其實人類完全處於弱勢的恐怖片很早就拍過了,例如美國在1982年拍攝的《鬼哭神號》(Poltergeist)、台灣的《紅衣小女孩》,都是處於人類被壓著打的主題,只能靠劇中主角自立自強,到了結尾觀眾都還不知道他們到底脫離那些惡靈了沒?

2015年上映的《紅衣小女孩》,在劇中人類處於絕對弱勢。圖片來源:紅衣小女孩電影臉書專頁
2015年上映的《紅衣小女孩》,在劇中人類處於絕對弱勢。圖片來源:紅衣小女孩電影臉書專頁

台灣的宮廟神明很多,但很多時候神明也束手無策,就像每年總會發生幾件登山客被「魔神仔」牽走下落不明的事件,找的回來算運氣好,失蹤幾年才找到遺體的案例也不算少。遇到這種事,我們只能靠自己了,除了訓練自己的意志力不被動搖,平常也不要太「鐵齒」。

台灣畫家所畫的魔神仔想像圖。圖片來源:《臺灣妖怪圖鑑》:妖怪是人心與文化的鏡子。作者: 蔡依橙
台灣畫家所畫的魔神仔想像圖。圖片來源:《臺灣妖怪圖鑑》:妖怪是人心與文化的鏡子。作者: 蔡依橙

神明是「大能」(註:指能力遠遠超越人類的存在),但不是萬能,但各文化宗教的理念中,人類遇到問題若不解決而將問題全部丟給神明,到最後只會陷入更深的困境。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我們身體若有了重病,應該先盡自己的本分,去尋找好的醫生,用正確的療法治療,去求神拜佛只是輔助。然而,若全部丟給神明而不積極治療,我想神明只會想把你綁起來抽一頓。

生病要先看醫生,找神明是積極至後才需要做的。圖為保安宮保生大帝。圖片來源:台北保安宮官網
生病要先看醫生,找神明是積極至後才需要做的。圖為保安宮保生大帝。圖片來源:台北保安宮官網

我曾經想過,安娜貝爾的故事背景若是在台灣,應該會被吳三王或是郭聖王這類兇狠的神明直接丟入油鍋炸成焦炭吧?

安娜貝爾在台灣不知道會不會被神明直接「處理」掉?資料來源:蚵仔寮通安宮廣澤尊王鎮殿王神奇的翻白眼大顯神威
安娜貝爾在台灣不知道會不會被神明直接「處理」掉?資料來源:蚵仔寮通安宮廣澤尊王鎮

其實台灣的神明這些舉動,也是出於慈悲,想幫助意志薄弱的信眾鍛鍊更強的意志,告訴我們:「我身為神明都肯這麼努力幫你了,你也該讓自己更堅強吧?」

人要自我鍛鍊意志,神明才會天助自助。圖為2011大甲媽遶境。圖片來源:運大! 讚 讚 站
人要自我鍛鍊意志,神明才會天助自助。圖為2011大甲媽遶境。圖片來源:運大! 讚 讚 站

前面的系列文提到了很多「人形物」,也提到了很多「惡靈」,也比較了東西方的驅魔方法,有信仰的人就會相信,不信的人也不妨將這些儀式看作另一種心理治療,「人形物」與「惡靈」就是病因。這些神職人員是用另一種方式幫病人治療,當然也同時考驗治療者與被治療者的意志強度,最後一同消除病因,找回健康的自我。

神職人員是另一種心理治療師。圖為道士祭改過程。圖片來源:國家之窗
神職人員是另一種心理治療師。圖為道士祭改過程。圖片來源:國家之窗

永遠都要相信自己的意志是最強大的,那些打不倒我們的,必使我們更加堅強。

延伸閱讀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一):淺談邪靈入侵人形物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二):放開那個女孩,她是…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三):斬私佛?神明很靠譜
台灣也有安娜貝爾(四):驅魔抓鬼誰厲害?